第869章 破解之法


小說:紅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記憶   類別:軍事戰爭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81430/ 為您提供紅色莫斯科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聽說路邊鏟雪的人是猶太人,魏特曼不禁想起了自己曾經聽過的一個傳聞,便忍不住好奇地問:“將軍閣下,我聽說那些被送進集中營的猶太人,會被送進毒氣室里處死,不知這事是真還是假?”
  “簡直是胡說八道。”魏特曼的話剛說完,庫爾茨巴赫就不假思索地用嚴厲的語氣說:“這都是英美和俄國人散布的謠言,試圖通過這種方式來打擊我軍的士氣。魏特曼上尉,我不知道你從什么地方聽到的這種傳聞,但此事到此為止,假如我以后再聽到你提起此事,那我就會毫不猶豫地把你送上軍事法庭。明白嗎?”
  魏特曼沒想到自己隨口問了一句話,居然會引起庫爾茨巴赫如此大的反應,他只能紅著臉小聲地回答:“明白了,將軍閣下。”
  作為庫爾茨巴赫這樣級別的軍官,自然對集中營里屠殺猶太人的事情知道一些,他之所以用如此嚴厲制止了魏特曼,是不想讓此類消息傳入軍中影響士氣,畢竟這種做法,以大家所熟悉的騎士精神是不符的。
  汽車來到了司令部所在的小樓前停下,門口執勤的一名德軍上尉立即跑過來,他彎腰朝車里瞧了瞧,看清楚坐在后座的是庫爾茨巴赫,連忙抬手敬了一個禮,恭恭敬敬地問道:“您好,庫爾茨巴赫將軍,請問您有到司令部的通知嗎?”
  “有的。”庫爾茨巴赫知道保盧斯擔任自己的指揮部,遭到游擊隊的襲擊,因此進出盤查得特別嚴厲,就算經常來這里的高級軍官,如果不是奉命前來的,就有可能被執勤的官兵攔在小樓外。庫爾茨巴赫推開車門,走出車外,對著軍官說道:“我是奉司令官閣下的命令,到這里來向他進行匯報的。”
  “那他呢?”軍官望著從另外一側車門出來的魏特曼,警惕地問:“他也是奉命到司令部來匯報的嗎?”
  “沒錯,他是司令官閣下點名要見的人。”庫爾茨巴赫說完這話后,深怕軍官不相信,他還提醒他說:“假如你不相信的話,可以打電話去核實一下。”
  軍官的目光約過車頂,盯著對面的魏特曼看了好一陣,隨后對庫爾茨巴赫說:“庫爾茨巴赫將軍,請你們在這里稍等片刻,我要打個電話核實一下。”
  軍官去打電話時,魏特曼繞過車尾,來到了庫爾茨巴赫的身邊,好奇地問:“將軍閣下,你們每次到這里來,都要經過這么嚴厲的盤查嗎?”
  “以前沒有這么嚴,”庫爾茨巴赫望著站在崗亭里打電話的軍官,搖著頭說:“但自從戰事陷入膠著狀態之后,司令部的警備工作就變得越來越嚴了。”
  又等了一會兒,軍官從崗亭里走出,來到兩人的面前,態度恭謹地對庫爾茨巴赫說:“庫爾茨巴赫將軍,我已經核實過了,司令官閣下的確通知您到司令部來。請吧,我帶你們進去。”
  “不用了,上尉。”對于軍官所表現出來的低姿態,庫爾茨巴赫卻沒有領情,他擺了擺手,說道:“里面的道路我很熟悉,就算沒人帶路,我也不會迷路的。走吧,上尉,我們現在去見司令官閣下。”他后面的一句話,是對著魏特曼說的。
  誰知兩人剛走了幾步,那名軍官又在前面攔住了他們的去路:“對不起,庫爾茨巴赫將軍,請交出你們的配槍。”
  庫爾茨巴赫經常來這里,知道交出配槍是規定,便毫不猶豫地向軍官交出了武器。而來自前沿的魏特曼,卻沒有這方面的常識,聽到軍官讓自己交出武器時,本來還想據理力爭一番,但看到庫爾茨巴赫已經主動交出了武器,便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乖乖解下帶著手槍的皮帶,交給了執勤軍官。
  庫爾茨巴赫帶著魏特曼進入了小樓,沿著走廊朝保盧斯的辦公室走去時,還小聲地提醒魏特曼:“上尉,待會兒司令官閣下問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不用緊張。明白嗎?”
  魏特曼作為一名低級軍官,連師長都幾乎沒機會見到,更別說保盧斯這樣級別的高級軍官了。從進入樓內開始,他的心跳就加速了,腦子里在不停地琢磨待會兒見到保盧斯以后,該怎么說話。此刻聽到庫爾茨巴赫的提醒,連忙使勁地點點頭。
  保盧斯的辦公室是內外兩間,坐在外間辦公室里的副官,見到庫爾茨巴赫走進來,連忙起身相迎,同時說道:“庫爾茨巴赫將軍,司令官閣下已經等您半天。”看到庫爾茨巴赫身后的魏特曼,便隨口問了一句,“這就是那名司令官閣下要見的軍官吧?”
  “是的。”庫爾茨巴赫點了點頭,隨后反問道:“我們現在可以進去見司令官閣下嗎?”
  副官知道保盧斯正在等庫爾茨巴赫,哪里敢怠慢,連忙走到門口,抬手敲了敲門,聽到里面有動靜,立即推開房門,站在門口向門里報告:“司令官閣下,庫爾茨巴赫將軍到了!”
  片刻之后,得到許可的副官推開了房門,請庫爾茨巴赫和魏特曼進入了保盧斯的辦公室。魏特曼跟在庫爾茨巴赫的后面走進辦公室,見到有兩名沒有戴軍帽的德國將軍,正站在一張鋪著地圖的會議桌前討論著什么。
  聽到門口的腳步聲,一名個子稍矮的軍官走過來,伸出手和庫爾茨巴赫握了握,客氣地說:“庫爾茨巴赫將軍,你來了,司令官閣下等你們半天。”
  “沒辦法。”庫爾茨巴赫苦笑著回答說,“外面的雪太大,道路又不好走,所以耽誤了時間,還請參謀長諒解。”
  “庫爾茨巴赫將軍,”保盧斯把目光從地圖上移開,把站得筆直的魏特曼打量一番后,開口問道:“他就是指揮部隊進攻街壘廠的軍官嗎?”
  “是的,司令官閣下。”庫爾茨巴赫點點頭,用肯定的語氣回答說:“他就是第577團三營營長魏特曼上尉,關于俄國人有神秘反坦克武器的事情,就是他向我匯報的。”
  保盧斯邁步走到了魏特曼的面前,把他上下打量一番后,面無表情地問:“上尉,請你把當時的情況,再向我講述一遍。”
  魏特曼知道自己被叫到這里來的目地,就是為了向保盧斯詳細地介紹俄國人的神秘武器。他不敢怠慢,連忙把自己所了解的情況,向保盧斯匯報了一遍。
  保盧斯聽完后,沒有立即表態,而是轉身望著施密特問道:“參謀長,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難道俄國人真的獲得了美國人的單兵反坦克武器?”
  對于保盧斯的問題,施密特皺著眉頭思索了一陣后,謹慎地回答說:“司令官閣下,根據魏特曼上尉所說的情況,我覺得應該就是美國人的單兵反坦克武器。”
  聽到施密特的回答,保盧斯的表情變得越發嚴肅起來:“如果俄國人真的大量裝備了這種武器,那對我們的裝甲部隊來說,簡直就是一個災難。”
  “司令官閣下,您說得沒錯。”保盧斯的話剛說完,庫爾茨巴赫就符合道:“經過幾個月炮擊和轟炸,斯大林格勒幾乎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我們的裝甲部隊在這樣的地形里作戰,根本無法發揮出野戰時的威力,行動遲緩的坦克和突擊炮,將成為俄國人這種新式反坦克武器的攻擊目標。”
  “當前的首要任務,是搞清楚俄國人究竟擁有多少這樣的武器。”保盧斯鄭重其事地說:“掌握了準確的數目之后,我們才能制定出相應的應對措施。”
  “司令官閣下,我覺得俄國人擁有這種單兵反坦克武器的數量不會太多。”施密特向保盧斯提出:“畢竟這種武器剛裝備美軍部隊不久,恐怕他們自己所擁有的數量都不多,能援助俄國人的數量,恐怕就更加少得可憐。”
  來司令部的路上,庫爾茨巴赫一直在為蘇軍擁有這種反坦克武器而頭痛,此刻聽到施密特的這種說法,他的臉上露出了驚詫的表情:“參謀長閣下,如果我沒有猜錯您的意思,俄國人所擁有的反坦克武器,沒準就只有摧毀突擊炮的那幾具?”
  “我覺得這種可能很大。”施密德用肯定的語氣回答說:“假如俄國人擁有大量的單兵反坦克武器,他們就絕對不會到現在,才第一次使用這樣的武器。”
  得知蘇軍擁有的單兵反坦克武器數量不多,庫爾茨巴赫仿佛又找回了一些信心,他態度謙虛地問施密特:“參謀長閣下,您有什么好辦法,來對付俄國人手里的單兵反坦克武器嗎?”
  施密特朝站在旁邊的魏特曼看了一眼,開口說道:“根據這位上尉的描述,俄國人的反坦克武器是在八十多米的距離開火,意味著這種武器的射程在百米之類。要對付這樣的武器,只需要讓我們的坦克或突擊炮,停在它的有效射程外就可以了。”
  “可是,我們怎么知道俄國人的反坦克手,都埋伏在什么位置呢?”
  施密特聽到庫爾茨巴赫的這個問題,嗤笑一聲后說道:“庫爾茨巴赫將軍,俄國人在戰斗中使用的戰術是非常呆板的,他們的士兵只會待在固定的陣地里,向我軍的進攻部隊射擊。下次進攻時,你可以命令坦克或突擊炮停在距離俄國人陣地三百米或者更遠的地方,用炮火掩護我們的步兵沖鋒。只要我們的步兵干掉了那些俄國的反坦克手,我們的坦克或突擊炮就能繼續前進了。”
  “參謀長,你說得這個辦法不錯。”保盧斯表揚了施密特之后,再次走到了魏特曼的面前,望著他說:“上尉,我希望你的部隊在下一次進攻中,能采用參謀長所說的辦法,來對付俄國人的單兵反坦克武器。”
  施密特還在侃侃而談時,魏特曼就在腦子思索該如何指揮部隊奪取街壘廠的蘇軍陣地。剛想出一個眉目,就聽到保盧斯在對自己說話,連忙挺直身體,激動地回答說:“司令官閣下,請您放心,我一定會把參謀長閣下所說的戰術,運用到接下來的進攻中。”
  “很好,很好!”對于魏特曼的表態,保盧斯滿意地點點頭,抬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兩下,補充說:“魏特曼上尉,如果你的部隊能順利地拿下街壘廠,我一定會晉升你的軍銜,并授予你一枚鐵十字勛章的。”
  聽到保盧斯說要晉升自己的軍銜和授勛,魏特曼激動得臉都紅了。他想向保盧斯表示感謝,但由于整個人的情緒太激動,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好在庫爾茨巴赫及時為他解圍,笑著說:“司令官閣下,我們的上尉太緊張了,以至于都不知如何向您表示感謝了。現在,我就代表他回答您,我們一定會拿下街壘廠。”
  保盧斯抬手看了看表,說道:“好了,該說的話都說了。如果對付俄國人手里的單兵反坦克武器的辦法也有了,你們就立即趕回街壘廠,爭取在天黑前,再次向俄國人的陣地發起一次進攻。”
  庫爾茨巴赫聽到保盧斯的這道命令,朝擺在辦公桌上的電話看了一眼,隨后試探地問:“司令官閣下,能讓我用一下您的電話嗎?我想給施坦因梅茨將軍打個電話,讓他準備好進攻部隊,這樣等我和上尉趕回街壘廠時,就能立即向俄國人的陣地發起進攻。”
  既然庫爾茨巴赫的這個請求,是和盡快奪取街壘廠有關,保盧斯自然不會拒絕,他點了點頭,并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示意庫爾茨巴赫可以使用自己的電話。
  庫爾茨巴赫走到辦公桌前,拿起桌上的電話,撥通以后,對著話筒說:“我是庫爾茨巴赫,給我接施坦因梅茨將軍。”
  過了片刻,聽筒里傳出施坦因梅茨的聲音后,庫爾茨巴赫對著話筒說:“施坦因梅茨將軍,立即集結部隊,準備再次對街壘廠發起進攻。……我知道你的顧慮,你是擔心俄國人的單兵反坦克武器……放心吧,我們已經找到了解決的辦法。……別問了,你抓緊時間集結部隊吧,等我和魏特曼上尉一回去,就要立即展開對街壘廠的新一輪進攻。”
  :。: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