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賢者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一行人一直向西。
  云奚本就是地廣人稀,離開了核心的云奚壩子,走了不多久,風景依然秀麗,但人煙就漸漸罕見起來,直至完全消失在視線之內。
  沿途,沒有人說話或是交流,每個人只是默默地前行。
  除了隨艾回來的幾人外,沒幾個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要這么匆忙地離開云奚壩,也沒人知道是去哪里。
  但顯然雷坤在這群人里面威信極高,所有人都對他十分信任的樣子,沒有人嘀嘀咕咕,也沒有人開口詢問。
  不停歇的行走了半日,天便黑了下來。
  找了個避風的山坳,燃起篝火;一行人都是身手高明,輕輕松松地便獵取了不少野味,就著篝火燒烤起來,氣氛這才熱絡了起來。
  艾卻未參與其中。
  他站在山坡的頂峰處,遙遙遠眺著云奚壩的方向。
  身旁不遠處,雷坤亦站在那里,保持著和艾同樣的姿勢。
  天已經完全黑了,漫天星光如水。
  從山坡上望下去,周圍一片寂靜幽深,無比寧謐黑暗。
  云奚不比京都,晚間燈火可以和繁星爭輝;即便是人口最集中的云奚壩子,在晚上,也完全融入到自然無比的夜之氛圍之中。
  但今晚,遙遙望去,云奚壩的方向,卻傳來看上去有些妖異而紛亂的火光。
  隱隱間,似還有莫名的嘈雜聲傳來。
  雷坤如鐵塔般屹立著,看似一動不動;但握緊成拳的雙臂上卻青筋突起,不停的顫抖著。
  “雷坤。”艾突然開口。
  鐵塔般的鄂爾克斯人一震,冷靜下來,低下頭,恭敬地說道:
  “是,您有什么吩咐?”
  語氣一如面對云洛。
  “你是王宮侍衛隊長,頂尖圣域,在云奚的威望僅次于云洛。讓你就這么,跟隨一個到這里沒多少時間的外鄉人,雖然是云洛的命令,你自己就沒有半點不甘或是疑問?”
  艾轉過身來,直視著雷坤的雙眼。
  雷坤卻似不敢于艾對視,有些敬畏地稍稍錯開眼神,露出思索的神色:
  “顎爾克斯人,是信奉諸天神靈的種族;而云洛殿下,就是我們的神,掌管云奚的神靈。”
  “在遺落之殿里,我看到了不可思議一戰,那是神之間的戰斗。可惜,我們的神敗了。。。”
  “那一刻,我以為天塌下來了,但是,您站了出來,斬殺了那個像地獄魔神般的天狼。”
  “云洛殿下歸天了。然而,父神并沒有舍棄我們,派了您來取代他的位置。”
  “您便是云奚新的神靈。”
  艾啞然。
  “是這樣么,也罷。”
  回頭看了看山坳,頓了頓,說道:
  “是時候告訴他們發生了什么了。雷坤,你來做這件事吧。”
  “是。”雷坤點頭,并不遲疑,徑直往山坳下走去。
  第二天一早醒來,匆匆洗漱收拾之后,眾人又繼續西行。
  依然是沿途無話,但其余人的眼中,卻多了些茫然,悲慟,緊張,憤怒等復雜莫名的神情,看往艾的方向時,則是摻雜了絲絲的敬畏。
  第三天,將近午時的時候,一行人越過了險要的虎牙山口。
  出了此地,再往外,便脫離了云奚的地界。雖然周圍景致依然是古木參天,碧草如茵,鮮花爛漫;但沿途卻有了虎豹之類的猛獸出現,甚至偶爾有罕見的兇獸蹤跡。
  除了艾和雷坤之外,隊中的每一人均是出類拔萃的高手,自然不會將這些野獸放在眼里,但沒什么人有動手的欲望,只是悶著頭隨著艾等人趕路。
  這里的野獸似也有了靈性,見到艾一行人,均躲避不迭,仿佛知道,這群人才是真正的兇獸。
  第五天,傍晚時分。
  眾人終于來到一處兩山之間的低洼處。
  這是座小小的山谷,谷底兩側長滿了低矮的不知名灌木,碧葉如玉,白花如雪,頗為特異。
  山谷不甚深邃,地勢也很平坦,不片刻,便到了末尾,抬眼望去,已能看到谷外的景致,豁然開朗。
  領頭的皮亞爾此時卻停了下來,低聲向艾說道:“我們到了。”
  “到了?”雷坤詫異地問道,扭頭四望,周圍空谷寂寂,并無任何人跡的樣子。
  “當年我也曾跟隨過賢者大人,因此有幸陪云洛殿下來過這里。”
  “這里是賢者歸隱的地方,入口處有上古魔法幻陣遮掩,一般人無法發現的。即便有人知道確切的地方,沒有特別的信物也無法通過幻陣的。還好云洛殿下當日將唯一信物交給我保管。”
  “艾先生,我得先進去,通報賢者;否則其他人無法進入。”
  說畢,見艾點了點頭,便從懷內取出一枚雞蛋大小,通體晶瑩透徹的水晶珠,捧在手上,往左側的山壁緩步走去。
  說來也怪,原本看似毫無異常,普普通通的一段山壁,在皮亞爾走到一定的位置,并將魔力注入手中的水晶珠后,隨著水晶珠散發出璀璨的光芒,周圍的景色竟如水波般蕩漾起來,波動逐漸擴散到站立著的皮亞爾身上,隨即,他的身形便隱去了。仿佛突然在原地消失不見。
  艾微微點頭,細細感覺著皮亞爾身前的魔法波動。
  或許是身上的‘怨念之袍’的緣故,艾的魔法感知力要比一般的圣域敏銳很多:
  “這種波動?有些類似虎牙山口隔絕外界猛獸的迷幻之境。即便是發現入口的話,沒有特別的指引,也應該只會被困在其中,或是只能從原來進入的方向離開。”
  “不知道我的怨念之袍,能夠破解這里的上古幻陣么?”
  心下思忖,艾卻沒有往前踏出一步嘗試的意圖。
  “這位前代的傳奇,退隱的賢者大人,會愿意見自己這么個毫無關聯,且勢必要攪亂他隱居的外人嗎?”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艾只是負手肅立,臉色沉靜,看不出半點變化。
  直到天際最后一絲光亮也消沒在山頂之下的時候,皮亞爾消失的地方終于又有了變化。
  一絲柔和卻十分顯眼的光線自那片虛空里透了出來,隨后,皮亞爾的身形再次顯現,臉帶笑容:
  “艾先生,讓您久等了。魔法幻陣的通道已經暫時打開,還請即跟我進來。”
  艾點頭,隨著皮亞爾往前走去。
  一步踏出,仿佛時空突然變幻的感覺。
  隨即,眼前光亮耀眼。
  以艾的眼力,自然不會被這突然的光暗變化所惑。微微瞇了瞇眼,便將眼前的環境看了個一清二楚。
  依然是平坦的地面,同樣的碧葉白花,仿佛這里是外面山谷的一個岔口。
  但和外面已然黑暗不同,這里,正前方,一輪紅日依舊懸掛在天際,將墜未墜。
  艾腦海中即時切換到剛才谷外一步的情形,心下了然。
  那片山壁,應該全是幻覺,但卻能如真的一樣,完全阻住其后的陽光,上古魔法陣果然不同凡響。
  疏疏落落的林木里,一條小徑曲折蜿蜒,通往幽深。
  皮亞爾在小徑路口停下,躬身對艾說道:
  “賢者大人在里面等您。”
  “好。”艾點了點頭,看了眼自覺等在林外的眾人,抬步,獨自走入了小徑。
  小徑看似幽深,但其實并不長。片刻后,艾便穿林而出。
  映入眼中的,是片如碧玉般澄澈的小湖。
  一道木質的棧橋橫跨湖面;湖邊則是幾片農田,幾片果林和花樹。
  有人。
  或老或少,或泛舟垂釣,或扶花弄草,或耕鋤田間,或品茗林下。一副悠然自得的景象。
  沒有人抬眼朝艾的方向望來,也沒有人看上去像是在等著什么人來拜訪的樣子。
  每個人都自得其樂。
  艾沒有猶豫,也沒有思索,徑直走上了木頭棧橋,往湖心走去。
  艾不需要認得賢者大人,也無須開口詢問,但自然而然地,艾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里。
  如果連這個小小的考驗也通不過的話,艾自也不值得那個賢者來接見了。
  棧橋上,木色半已剝落,青苔隱隱;腳步踏在其上,咯吱作響,去有些斑駁滄桑的感覺。
  棧橋的中段,有個老者坐在那里垂釣,帶著斗笠,看不清樣貌;身旁有個魚簍掛在橋外;湖水很清,可以看見魚簍中空空如也,收成不太好的樣子。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