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離開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從這片荒原一直向東,離此不知多遠的群山深處。
  曲折蜿蜒的小道兩頭都沒入天際迷霧之中,看不見通往何處。
  小道的當中,一座灰色仿若鋼鐵鑄成的堅固城堡扼守其上,兩旁是高聳入云的雪峰。其勢無比險要,看似連飛鳥也無法偷渡。
  西面的天空盡頭,疾飛而來一只鷂鷹,起初還只是個小小的黑點,不片刻,便在城堡顯現出身形。片刻后,唰地雙翅一斂,落入城堡最高處的望樓里去了。
  城堡主樓的書房內,一身便裝的亞瑟站在朝西的窗前,望著窗外無限遠的地方,眉頭微鎖,似有所思。
  斜斜的陽光自東面的長窗穿入房內,落在亞瑟的身上,雖然沒有穿著幻金輕甲,仍似有金色的光芒自他的身上反射而出。
  此時的亞瑟,又回復到了那個陽光般耀目的圣騎士團長,再不見一絲狼狽的樣子,看上去,所有的傷勢都已恢復。
  ‘嗒嗒’地叩門聲傳來。
  “進來。”亞瑟并沒有轉過身來。
  身著銀甲的圣騎士長卡羅斯走了進來,到亞瑟身后五步處站定,低聲說道:
  “剛剛收到前方急信。。。”
  話到此,卻停了下來。
  “嗯?”聽出卡羅斯語中的猶豫之意,亞瑟轉過身來,臉上帶著微笑:
  “怎么,什么樣的壞消息,連你也不敢說下去了?”
  伸手,從卡羅斯手上取過那張薄薄的白絹,放平在掌心,一字字地念了出來:
  “幽藍霧海谷口,大地突然沉陷,巖漿噴涌,疑是云洛施放禁咒。”
  “三千雷霆鐵騎盡沒,生還者僅寥寥幾人。已失去云洛等人的蹤跡。”
  讀畢,亞瑟嘴角處卻浮現出一絲笑意,這并不是剛才那種禮節性的笑容,而分明是發自內心。
  “禁咒?”亞瑟終于忍不住歡笑出聲。
  “我的劍造成的傷勢,我最清楚了。居然還施放禁咒?必然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逼不得已了。”
  “三千雷霆禁衛,幾十名圣騎士,還有。。。天狼。”
  “代價不可謂不大,不過,只要殺死了云洛,這一切都值得了。”
  說到這里,亞瑟不知如何,腦海中浮現出那個一身黑色的身影,臉上陽光般的笑容也似籠上了一層陰影;不過,馬上就消退不見。
  “芥蘚之疾罷了。。。徒逞匹夫之勇,在我大勢碾壓之下,不過就是個螻蟻。”
  抬起頭來,看著一臉愕然的卡羅斯:
  “大事已成。我馬上帥一隊人返京。云奚就交給你了。即刻按計劃行事,不得有誤。”
  艾和雷坤,皮亞爾等人徒步穿過幽藍霧海,回到云奚的白玉宮殿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艾獨自一人,站在雪白的大殿之中,雙目的視線透過巨大柱子的間隙,似是看著遠方起伏秀麗的山巒,白云蒼狗。又似什么都沒看,只在默默出神。
  云洛當日最后的囑托,他無法說出拒絕的話;但是,艾確實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走,又走向哪里。
  身后腳步聲傳來。艾并未回頭:
  “皮亞爾?你收拾好了?魔法師通常不都是有大堆的卷軸,秘傳,煉金器具的么?你是最快的?有些出乎意料。”
  皮亞爾恭敬地說道:
  “艾先生,您吩咐我們一個小時內必須出發;這一個小時里,怎么也無法收拾好我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只好狠狠心,索性都不帶了,省的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
  “是么,那也好。”
  “只是,艾先生,不知道當不當問?一個小時,是不是有些太過倉促了?畢竟還有霧海阻隔?”
  “霧海么?亞瑟既然能將一支騎兵瞞過這里的耳目,安插到霧海入口處;他也必然有迅速通過霧海的方法。”
  “我們是步行,他們是騎馬,我相信,亞瑟的第二批騎兵馬上就快到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并不寬裕。”
  “噢。”皮亞爾皺眉思索了一下,似是明白了艾的話中之意,臉色有些難看。
  頓了頓,再次問道:
  “那我們就這么退走了?完全放棄云奚了?”
  “不退走,又能如何?誰能與圣騎士團一戰?靠這支幾百年都沒有見過血的王宮侍衛團嗎?”
  “以帝國之強,所以之前不敢踏入云奚半步,不是因為幽藍霧海,不是因為險峻雪峰,更不是因為幾乎忘了什么是戰爭的云奚衛隊;只因為一個人,云洛。”
  “如今,云洛殿下已去,天下沒有一人能取代他,震懾整個圣騎士團了。”
  艾一反常態,難得地說了一大段話。
  不過,他說的很慢,字斟句酌,仿佛在頭腦中清理著自己的思路,又似是向皮亞爾征詢佐證著什么。
  宮殿深處,雪白如蓮花般的寢殿里。
  雷坤跪在冰寒的殿心,以額觸地:
  “雷坤無能,未能盡責,保護好殿下。”
  他的身前,云洛的妻子,茉音跪坐在那里,褐色的長發束在腰間,玉容上淚痕未干,但已從無可自持的震慟中冷靜下來;雙眸一霎不霎地看著那具橫置身前的絕世身影。
  云洛的臉上猶然帶著那絲最后的微笑,雙眼微閉,神情宛然,仿若只是陷入了沉睡。
  但他的身體,此時已被一層透澈無比且清寒如玉般的冰層封了起來,像是天然而成的透明冰棺。
  “告訴我,從頭至尾的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女子清冷的聲音傳來,語音中再沒有了慣常的調皮活潑。
  “是。”雷坤仍然僵硬地跪在地上,沒有起身:
  “。。。殿下為了我們的性命,不顧自己的傷勢,發動了禁咒‘滅世之炎’;這個禁咒,是以殿下的生命為代價,發動之后,殿下,殿下會被永恒的寒冷吞沒,化為寒冰。。。是我無能,連累了殿下。”
  女子伸出手,觸摸著眼前的冰棺,指尖頓時被凍得雪白,失去了知覺:
  “他。。。會融化嗎?”
  “這,據皮亞爾所說,或許百年以后,或許千年?”
  艾的身影在殿門處出現:
  “茉音殿下,實在不愿在此時打擾您的。但是,想必雷坤和您說過,我們得在一個小時內出發;時間所余不多了。”
  女子站起身來,朝艾的方向微微欠身行禮:
  “艾先生,有勞您送云洛回來,茉音多謝了。只不過,茉音沒有打算離開這里。”
  說畢,又扭過頭,看著云洛,仿佛想要將那笑容刻在腦海中一樣。
  靜靜看了片刻,才對雷坤說道:
  “雷坤,幫我一把,把殿下放到水里,順著流渠飛瀑,沉沒到崖下的深潭底下。”
  “那里是他最喜歡待的地方了。。。我會走下去,在那里陪著他。陪他一會兒。”
  艾微皺起了眉頭,沉默了片刻,才開口說道:
  “我能明白茉音殿下的心情;不過,您是王子妃,若是留在這里,落入敵手,以您的身份,只怕不利于云奚。。。云洛殿下想必也不愿此事發生。”
  茉音展顏一笑,仿佛凄絕:
  “云洛的想法,我很明白;我的心思,他也會知道的。多謝艾先生提醒,茉音知道怎么做的。”
  艾臉色變了變,凝神細看著女子毫無血色,如同冰玉般的臉龐,以及那雙淚光隱隱,但目光堅毅的雙眸。
  良久,微不可聞地輕嘆一聲,道:
  “也好。雷坤,我們走罷。”
  轉身往殿外的方向走去。
  山腳下,白玉之殿入口,已經站著二十來個人。
  除了隨艾脫身回來的幾人外,余者無一不是王宮侍衛里的精銳之士,甚至包括了先期趕回來的,精靈魔劍士奧菲。
  見艾和雷坤一前一后走出殿門,皮亞爾當先迎了上來:
  “愿走的,該走的,都在這里了。我們,接下來去哪里?”
  艾并未停步,邊往外走邊說道:
  “云奚你比我熟,有什么地方,可以暫時躲避圣騎士的鋒芒,不用擔心安全的?”
  “那我們去賢者那里最好了。”
  皮亞爾顯然早有打算。
  “賢者?前代傳奇?云洛殿下的導師?也好,你來帶路。”
  艾一行,一共二十三人,即刻動身,離開了這座白玉宮殿,云奚的心臟。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