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九章 撫仙之會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已近午夜,朔風漸弱。但天上的雪片仍是絮絮揚揚地飄灑下來,沒有半點停歇的意思。
  平日里,整夜都是熱鬧非凡的凱尼恩廣場附近此時已是一片冷寂,在幾處尚未打烊安歇的酒館人家模糊的燈光映照下,空曠的街道上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偶爾有輛晚歸的馬車匆匆駛過,碾破了天地間那似是一成不變的沙沙的落雪聲。
  轉過幾個街角,一幢雅致的小園。
  園內小樓燈火全無,主人應早已安寢。只余西側角樓內守夜人房內,有一絲微弱的黃光從窗縫間漏出。
  小樓黑漆漆的門廊內,看上去卻有一個孤單瘦弱的人影,仿如雕像般一動不動地矗立著,似是遠眺著園門的方向。
  不知過了多久,車輪軋破厚厚積雪的聲音傳來。
  一輛豪華馬車在園門處顯現,緩緩駛向小樓的方向。
  人影往前跨了一步。深邃如同枯井般的眼中閃過一絲企盼欣喜的神色。
  馬車在門廊處停下。
  “總算到家了!”
  厚重的車門被推開了,一個裹著厚厚披風但仍顯得嬌俏的身影一下子躍了出來,手中的法杖蓬地一聲,燃起團明黃的火焰,驅散了門廊口的寒冷和黑暗。
  “啊?是艾大哥呀?這么晚了,又下著這么大的雪,你還在這里等我們。。。不,等姐姐回來啊?”
  來人正是晚宴歸來的霓蕾,見到艾,紅撲撲的臉上閃過感動的神色。
  艾淡淡一笑:
  “是我。霓蕓小姐回來了么?”
  “艾大哥,你找我嗎?”
  霓蕓低低的聲音傳來,隨即她亦款款跨步走下馬車,絕美的臉上覆著層陰沉失落的神色,仿佛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
  “這么晚了,我很倦了呢。”
  女子并未抬起頭朝艾的方向看去。
  “前幾天聽你說起過,想參加一個什么重要的聚會。。。今天我湊巧得到了張請柬,不知可是你說的那個聚會?”
  “啊,請柬?”
  正欲抬步往小樓內走去的霓蕓聞言,身形震了震,扭過頭來,下意識地,伸手,從艾手中接過那張請柬。
  請柬從外表看上去簡單的很,沒有什么灑金鏤空之類的花紋;但明眼人卻看得出紙張的質地絕非凡品;請柬的右下角,印著個小小的郁金香的紋章。
  掃了一眼請柬的內頁,霓蕓的眼中頓時射出難以置信的目光,下一刻,絕美的臉上綻放開燦爛如朝花般的笑容,完全掃清了原本的陰翳之色:
  “真的是這份請柬,你怎么會。。。艾大哥,你真是太好了。”
  隨即投身,躍入艾的懷內,緊緊地抱住了他。
  感覺著體內那熟悉的溫軟嬌軀,艾閉上眼,片刻后,深深吸了口令人迷醉的香氣,輕輕掙脫霓蕓的懷抱:
  “太晚了,早些休息吧。”
  艾隨即往自己的屋內走去。
  霓蕾的眼睛有些紅紅地:
  “姐姐,艾大哥真的是難得一見的好人。。。”
  霓蕓也注視著艾離去的背影,眼神有些復雜,半餉,才低不可聞地喃喃自語:
  “可惜。。。他連個帝國騎士也不是。。。”
  兩天后,雪終于停了。
  宏偉無比的圣京整個覆蓋在無邊的雪白之下,顯得分外肅穆。
  就像天下任何一個地方一樣,同樣的東西對不同的人來說,往往有著截然不同的意味。便是在大陸上最繁華的圣京也不例外。
  對夏岸坊內掙扎求存的人來說,寒冬的大雪讓本來就嚴苛的日子顯得更為艱難;而在內城里的達官貴人看來,這是一年內最佳的賞雪季節。
  內城北門關處的撫仙閣,由于地勢高聳,向北可遠眺終年積雪的圣山,以及下方皚皚的雪原;向南,城關一側的環風苑附近,數千株白雪覆蓋的古松姿態各異,向來是觀賞雪景的最佳勝地。
  說是如此,真有興致在如此嚴寒的天氣里,巴巴地趕到這里來賞雪的人卻是少數;有這個閑情逸致的貴族們,多會選擇在家中的壁爐前擁裘而眠,為晚上慶元節的舞會宴游養精蓄銳。
  正午時分,一輛豪華地四輪馬車沿著城關處緩緩駛來。
  “吁”地一聲長嘶,拉車的健馬在撫仙閣門前停下腳步,口鼻中噴出濃濃的白霧。
  艾輕輕跳下馬車,抬眼打量著身前的高閣。
  這是幢厚重而高聳的建筑,依城墻而建,氣勢宏偉,底下是厚厚的青石鋪成四方的底座,只有在最上方,才是木制的樓閣。
  幾道凌厲的目光分別從上方和門口處掃來,讓艾微微一凜。
  自當日里凡亞說起過之后,艾一直認為這不過又是件風花雪月的事情;畢竟是由楓羽這樣的風流人物舉辦的。
  他很不明白為何霓蕓會這么在意這件事情。
  但就在現在,艾的想法有了變化:
  剛才掃過艾的眼神之中,至少有兩人是圣域高手!
  什么樣的事情,需要用圣域高手來守門?
  身后,霓蕓姐妹也已下了馬車;蘇亞雷仍是那副從容不迫的樣子,吩咐著上來招呼的仆從將馬車帶到附近停歇。
  艾走到高閣門口,門口護衛的四名騎士犀利如刀的眼神全集中的他的身上,艾的神色卻沒有半點變化,冷冷地逐一回望過去。
  最后,將目光停留在左側靠后的那個高大騎士臉上,一翻手,取出那枚請柬,遞了過去。
  那個騎士對艾的神態卻未露出太多意外的表情,只是點了點頭,接過請柬,稍稍審視了一下,便就揮手放行。
  在門內侍女的帶領下,一行人往高閣頂部拾階而上。
  閣內的石階盤旋上升,盡頭處,懸著厚厚的絲絨門簾。
  侍女上前,將絨簾掀開一角,一股暖融融的香氣便襲人而來。
  簾內是極其寬敞的頂層大殿,三面都是整排通透的琉璃長窗,閣外無邊的雪景毫無阻隔地映射進來,亮得刺眼。
  地面上,鋪的是密實的地板,沒有如慣常地覆上絨毯或是獸皮,但踏足其上,腳底卻有絲絲的熱意傳上來。
  在窗外雪色的映襯下,殿內卻如小陽春般令人感到分外愜意。
  寬敞的大殿內,陳設卻很簡單,除了到處安置的火盆和香爐外,便只有一圈用輕薄木板和幔帳臨時搭建分隔出來的小室,一共十間,圍成個半圓。
  圓心處,是個不到半人高的木臺,四周用幾片素木屏風圍著,里面依稀有人的樣子,卻看不甚清楚。
  侍女領著艾一行人到右手側的一間小室內,室內是一張矮塌,正好可以圍坐四人的樣子。
  霓蕓卸下身上的披風,款款坐下,臉上泛起圣潔美麗的笑容,略有些炫耀似地朝室外望去。
  她和霓蕾今天都換上了輕便的男士袍服,仿佛要掩飾自己的身份。
  但這等的改裝,就像是貴族化妝舞會上使用的面具,更多的是種點綴情調的裝飾,賓主雙方都不會搞錯面具后的那個人的真正身份。
  大殿很寬敞,每一間小室都分的很開,透過高卷的簾門,互相間可以看見室內的情形。其余的室間多已有了賓客,隨著霓蕓一行人的來到,多道驚異的目光從各個角度射了過來。
  伴隨其間的,另有聲低低的驚呼。
  聲音的主人是左近一間小室內的李公爵。
  “這個女人還是弄到了一張請柬?”
  李公爵忍不住心下詫異。他自然知道,這么張小小的請柬意味著什么。
  這場盛事,一共才十張請柬。
  雖然看起來只是件風花雪月的事情,但在京城現今新舊勢力交替的微妙局勢下,原來把持京城的幾大黃金家族敗的敗,隱退的隱退;能接到邀請的,無一不是一方勢力;坊間甚至已將此事和當年攝政王每年帝誕時舉辦的私下競拍會作比較了。
  李公爵自己便是花了極大的心思,好不容易才弄到一張請柬。
  若是能有第二張的話他倒也不介意分給糾纏了他很久的此女,畢竟他對這個頂著圣女之名的大陸頂尖美女的身體興趣仍是頗濃。
  “這女人身后真有什么勢力?還是又和哪個大佬好上了?”
  李公爵注意到自己的失態,輕咳一聲加以掩飾,心下卻不無惡意地思忖到。
  殿內諸人各懷心思,卻沒有什么人說話,場內異常安靜,似是在等什么重要人物到場。
  艾坐在矮塌一角,游目四顧。
  連自己在內,十間小室內多已坐了賓客,只除了最靠近中心木臺右側的那一間仍是空蕩蕩的。
  這次事件的召集者,楓羽大公爵,也仍不見蹤影的樣子。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