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神跡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道路上,堆滿了積雪。
  加上先前商旅行路踩踏留下的痕跡,深深淺淺的,極是難行。
  尚好駕車的四匹馬,全是產自極北慣行雪原的良駒,四蹄和身上又披上了防滑保暖的氈絨,這才不至于舉步維艱。
  不過,以這種速度行進的話,比之先前艾孤身一人翻山越嶺獨行時慢了何止以倍計,也不知道在慶元會前能不能趕到京城了。
  蘇亞雷坐在御者的座位上,身上并未佩戴兵器,手中長長的馬鞭輕輕一甩,抖得筆直,道:
  “估計再過個一兩天,走出這帶山區,便就能上官道了,官道上有人清掃積雪,到那時,走起來就快上許多了。”
  前方便是出谷的谷口,數百米高的山崖上白雪皚皚,迎面而來;不甚寬闊地道路兩旁是各種奇形怪狀的樹木,枝條上也是堆滿了積雪,不時有朔風吹過,瑟瑟灑落在其下經過的馬車上。
  蘇亞雷口中輕輕哼著無名小調,手中的馬鞭輕松寫意地揮舞著,嫻熟地指揮著駕車的四匹大馬穩步前行。
  而艾只是坐在蘇亞雷的邊上,懷抱著長劍,靠著背后的車廂,仿佛在冷風中假寐。
  突然,蘇亞雷的小調戛然而止;艾也驀然睜開了眼睛。
  “血腥氣,好濃!”
  前方的風里帶來股濃烈的血腥氣息。
  馬車放緩了前行的腳步,轉過一個斜斜的彎,前方的雪地上,一片狼藉:
  散落的行李和破碎的車廂碎片到處都是,十幾具人和馬匹的尸體橫七豎八地躺著,白色的雪地上,到處可見大片已經凝結成黑色的血跡。
  那些尸體,赫然便是剛才離開酒館的那些旅客!
  車廂內傳來幾聲驚呼,顯然車內的女子也發現了前方的異狀。
  馬車停了下來,和蘇亞雷對視一眼后,艾跳下車轅,獨自往前走去。
  前方山谷寂寂,只有不時因風飄落的瑟瑟雪聲,加上不時有幾聲幸存者輕微的呻吟傳來。看上去兇手得手后已然撤離。
  就在艾即將走到跟前的時候,異變突起。
  兩側似是毫無異狀的積雪里,突然躍出七八個身影,來勢勁急,而且同時踢起了大片的雪花,艾的身周頓時白茫茫一片,被雪珠完全籠罩。
  望著撲面而來的雪霧,艾臉色絲毫不變,黑光一閃間,長劍出鞘,不退反進,身體急旋,化成了一股旋風,沖入前方的雪霧之中。
  蓬然巨響中,艾穿破雪霧而出,站定停止旋動。
  長劍下垂,森然的劍鋒上沒有半點血珠,也沒有沾上半點雪花。
  身后,雪霧落下,散去。
  七八個身穿厚厚白熊皮襖的彪悍男子躺在地上,汩汩赤紅而滾熱的鮮血從他們尸身下流了出來,滲透至冰冷的雪地里,迅速變冷,變黑,凝結。
  艾轉身,目光朝后望去,如他所料,另有兩個白熊皮襖的男子潛藏在馬車附近,此時也躍了出來,朝馬車猛撲。
  艾右手一抬,作勢欲將手中的長劍擲出,卻又突然收手。
  蘇亞雷坐在御者的位置上,并未移動,看著前方的艾輕而易舉地將潛伏者斬殺,臉上露出贊許的神色;聞得身側的響動,眼角也沒有抬,左手微晃,手中的馬鞭如靈蛇般探出,長長的鞭梢無巧不巧地纏住了左側沖上來的那個家伙的頸項。
  只是稍稍借了點力,那個倒霉的家伙便騰空而起,掠過馬車上方,一個倒栽蔥,扎入到道旁的雪堆之中,豎在空中的身體呈一個詭異的角度,想是扭斷了脖子。
  整個動作隨意灑脫,仿若在酒館里飲了杯麥酒般輕松。
  右側的那個家伙卻沒有受什么阻礙,徑自撲向了馬車,眼見車廂就在眼前,心下正喜,突然間一聲嬌叱,一顆拳頭大的赤紅火球從打開的車窗內迎面疾飛而來。
  事出意外,哪里來得及躲閃,火球正中面門,當下慘呼一聲,跌落在地,雙手捂住臉部,滿地打滾痛呼不已。
  那火球,赫然是從霓蕾手中發出!那個仿佛只是個小女孩的霓蕾,竟是極其罕見的女魔法師!
  艾迅速地在周圍繞了一圈,確信沒有殘敵潛伏著之后,才回到馬車附近。
  霓蕓和霓蕾兩人此時已經下了馬車,協助蘇亞雷收拾殘局。
  連同穿白熊袍的伏擊者在內,地上共躺了十七具尸體。
  商隊的人都是身中數刀,死狀凄慘,幸運的是,尚有三個人傷不在要害處,不過這樣寒冷的天氣,兼之失血過多,也已是奄奄一息了。
  死在艾劍下共八人,均是咽喉處中劍,即刻斃命,沒有一個活口。
  艾回來的時候,蘇亞雷正將傷者聚攏在一起,連同那個被霓蕾所傷的伏擊者,也擊暈之后扔在一邊。
  見到艾走過來,霓蕾狠狠白了艾一眼,低聲嘟囔著:
  “真是個冷血的儈子手,下手這么狠。”
  聲音不大,卻正好可以讓艾聽見。
  艾神色不變,這個小女孩,見面起仿佛就看他不順眼,一路和他抬杠。
  艾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只是淡淡說道:
  “用刀去殺人,自然也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霓蕾氣鼓鼓地像要再反駁的時候,被霓蕓輕聲制止了:
  “小妹,好了,你應該謝謝艾先生才是。要不是艾先生出手,我們就危險了,看看被他們殺死的這些人吧,剛才還和我們在一個地方喝酒談天,唉,”
  霓蕓掃過前方橫七豎八地的尸體,臉上露出悲憫的表情:
  “為什么天下有這么多人喜歡殺來殺去呢?”
  霓蕾顯是很信服她的姐姐,雖然臉上仍是不服氣的樣子,卻只是小聲嘀咕了幾句,退了開去。
  霓蕓低下頭,解開錦袍的領口,從中取出根細細的項鏈,鏈墜是一個銀色的人像。
  隨后,霓蕓輕輕跪在雪地上,雙手合什,將那個小小的銀像握在手中,閉著雙眼,低聲說道:
  “萬能而仁慈的父神啊,愿高高在上的您,能原諒您的子民的愚昧和無知。”
  聲音漸漸低沉下去,直至微不可聞。但她的雙掌間,卻散發出淡淡的柔和無比的白色光芒,并漸漸擴散開去,直至整個人都籠罩在白光之下。
  從艾的角度看過去,此時的霓蕓,完全就像是父神教堂中,壁畫里常見的圣女圖一樣,熟悉而又陌生。
  霓蕓站起身來,仍然閉著眼,伸手出去,逐一觸摸了身前的幾個傷者。
  令艾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隨著淡淡的白光從她的掌尖傳到每一個人身上,那些看上去可怕至極的刀傷,居然停止了流血,并漸漸開始愈合;本來已奄奄一息的重傷者呼吸沉穩下來,臉上也似乎恢復了血色。
  在此之前,艾從未相信過世間真有這種起死回生的奇跡,直到剛才為止。
  這已經不是魔法,而是傳說中,真正的神跡。
  片刻之后,三個重傷者逐一站了起來。
  “怎么回事?我,我還沒死嗎?”
  “我是在做夢嗎?”
  連串的驚呼聲響起,直至最后三人中的那個老者仿佛清醒過來,看著眼前散發著圣潔光芒的霓蕓,突地跪倒在地:
  “你,你一定是那個圣女!父神在人間的使者,拯救凡人的使者!”
  噗通兩聲,另兩個人也跪倒在地,匍匐在霓蕓的腳下。
  霓蕓并沒有避開,臉上保持著虔誠而圣潔的表情,轉向了那個仍昏倒在一邊的白熊袍漢子。
  霓蕾仿佛知道她姐姐要做什么,讓開路,只是嘟囔著:
  “那個家伙可是個殺人犯哎?”
  霓蕓恍若未覺,將手伸向了那個昏迷在地的漢子。
  霓蕾的火球術顯然比不上杜爾的熾焰火球,可以瞬間將人燒成灰燼,但也威力不小,那個家伙臉上被燒得面目全非,鼻子處已經露出了骨頭和深深的孔洞;若不是被蘇亞雷打暈過去,只怕此時也痛暈了。
  隨著淡淡的白光籠罩過去,那人臉上的血肉以可見的速度迅速生長復原,不久便又顯露出正常的五官。
  雖然新生的皮膚顏色仍有些異常,但相信假以時日,必能完全恢復正常。
  片刻后,那人醒了過來,是個雙眼細窄,一臉兇惡的家伙;跳起來后,下意識地伸手去摸背后的刀鞘,似欲往霓蕓沖去。
  一根細巧纖美的魔法杖斜刺里伸了過來,法杖的頂端燃燒著個小小的紅色火球。
  那家伙駭然往后跳去,抬頭看見法杖主人那大大而故作兇狠的眼神,突然回過神來,兩手急速伸到自己的臉上亂摸:
  “你,你,我,我。。。這,這。。。”
  隨后,此人呆在原地,發了半天呆之后,眼光掃過自己七八的同伴的尸身,以及仍然跪倒在地,口中“圣女”不絕的幾個客商,終于醒悟過來。
  “是你救的我?為什么?”
  “如果我們就這么離開,把你留在這里,這么冷的天,你只怕會死的。”
  霓蕓只是柔柔地淺笑著,她那絕美的容顏,配上身上依然在散發著的,圣潔而純白色的光芒,確如眾神在世間的使者般,令人心神為之所奪。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