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地底截殺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文森特!你。。。”
  暗門打開的一剎那,老者臉上閃過喜色,待看清了來人,頓時驚怒莫名,大吼一聲,巨大鏈錘隨著他的吼叫應聲脫手飛出,卻不是砸向突然現身的圣騎士長,而是床角的那個白發男子。
  文森特冷哼一聲:
  “想要殺人滅口嗎?晚了!”
  也不見作勢,一道疾如閃電的劍光倏然從他手中亮起,迎上了急旋飛起的鏈錘,不聞半點聲響,巨大的黑鐵鏈錘如豆腐般中分而裂,剖成兩半,跌落地上。
  劍光余勢不衰,沒入老者魁偉的身軀里,血光迸現。
  老者卻是十分悍勇,中劍后,絲毫不閃不避,反而凌空躍起,另一截鏈錘呼嘯著直擊那個白發老者,像是和這個老者有著不共戴天的血仇,而將突然現身的圣騎士長完全忽視似地。
  “我既然已經在此,你又何苦掙扎?”
  文森特輕嘆著,游龍般的劍光先如法炮制地切開了鏈錘,隨后一個轉折,半空中迎上了老者。
  一顆碩大的頭顱應劍飛起,落在地上,骨碌碌滾動幾下后停在了離床角不到半尺的距離,眼睛仍然怒睜著,死不瞑目的樣子。
  “不要奇怪我怎么會來的,你等能在宮里和騎士團里設下眼線,我們自然也是如此。”
  仿佛知道死者的疑惑,文森特低聲自語了幾句,還劍入鞘,扭頭問身后的黑衣人:
  “有沒有抓住活口?”
  領頭的黑衣人恭謹地回答道:
  “沒有,大人,這幫人都極其兇悍,若是不敵,寧可自盡也不肯投降。”
  “沒有關系,這里還有一位,會站出來指證雷諾公爵的不法勾當的,是不是,漢尼根親王大人?”
  文森的視線掃向床角那個抖抖索索的白發男子,似笑非笑。
  “不,不要殺我!讓我做什么都可以!”白發男子顫抖著說道。
  太陽已經升得很高了,煦暖的陽光驅散了籠罩在巍峨京城上的寒意。罕見的冬日暖陽,預兆著今天是個諸事俱吉的日子。
  地底深處的那個宮殿里,卻仍是千年未改的陰森幽暗。
  一行十幾個黑衣人,正在這一片黑暗如永夜的地底宮殿的某個地方,快速行進著。
  這是片極其空曠高深的地底石窟,高過百米的窟頂上,倒垂下近千根粗大的黑紅色鐘乳石柱,每一根石柱上都雕刻著一頭巨大猙獰的上古兇獸,或龍或蛇,或獅或獒,栩栩如生,冷冷的看著下方,讓人恍惚間以為來到了洪荒時期。
  地面則到處是暗不見底的深淵,不時有沉如悶雷般的水流聲從地下隱隱傳上來;一條小路蜿蜒其中。
  行走其上的黑衣人沒有人說話,只余臉上銀色的鬼面散發出幽幽的光芒照亮了周圍。
  但從這些人行走的姿態和腳步聲中,卻可以感覺到這些人仿佛興致很高,像是完成了重要的任務,急著去論功行賞似地。
  因此沒有人注意到前方上空,正有一對漆黑森冷的眼睛正注視著下方一行人的舉動。
  那是根近十來米粗的巨大鐘乳石柱,孤零零的懸在小徑正前方,石柱上雕刻著一頭三頭惡龍,幾十米長的巨大身軀纏繞石柱,背生雙翼,正中的那顆龍頭上還有根猙獰的獨角。血盆大口怒張著,須牙宛然,做仰天怒嚎狀。
  龍頭上盤坐著個同樣一身黑色披風的人,正是這幾天仿佛銷聲匿跡了的艾。
  艾并未如他的對手所料的,僥幸地遠遠逃走掉了,而是如毒蛇般,躲在安全的黑暗地底,等待著最好的時機,發動致命的攻擊。
  雖然他的對手,看上去強大到不成比例。
  機會就在眼前。
  艾微微瞇起眼,冷漠地看著下方那一行暗黑圣域。
  也不知他做了什么動作,身下的那頭惡龍石像,三顆巨頭上的眼睛突然睜了開來,每一顆眼睛,都是令人心悸的血紅色!
  與此同時,周圍十幾根石柱上也傳來悶雷般的轟隆隆的聲響,石柱上雕刻著的上古兇獸仿佛在這一刻都蘇醒了過來!
  領頭的暗黑圣域第一時間發現了上方的異變,大驚失色,脫口喊道:
  “該死,誰他媽的觸發了這里的機關?這是上古煉金秘術制作的傀儡石獸!不可力敵,快撤!”
  暗黑圣域們狼奔豕突,沿著小徑急速奔逃,上方,則是愈來愈多蘇醒過來的傀儡兇獸,空曠幽深的洞窟內,此時仿佛成為了建造這座地下宮殿的上古帝王的狩獵園林,只不過,獵物換成了人類。
  一片混亂中,沒有人注意到,一個同樣渾身黑色的身影,夾雜在傀儡石獸中,從上空落了下來,潛入到逃竄的人群之中。
  不時有噩夢般的黑色劍光從這個身影中閃現,每一道劍光,都帶起了一蓬血雨。
  片刻后,為首的暗黑圣域終于沖入了小徑末端的那道石門內。心有余悸地回望時,只見身后的石窟內,上百來頭巨大猙獰的傀儡兇獸仍然在石窟上方盤旋飛舞著,搜尋著漏網的闖入者的蹤跡,要用他們的血肉祭奠被驚擾沉睡的怒氣。
  “真是他媽的見鬼,怎么會碰上這么倒霉的事情!這么多兄弟就這么葬送了!回去怕是沒法交代了?不過,不幸中的萬幸,自己逃了條小命。”
  暗黑圣域喃喃自語了幾句,回劍入鞘,收拾了一下驚魂未定的心情,往前走去。
  不幾步,突然再次站定,銀色鬼面下的眼睛中射出驚疑不定的目光,看著前方,低喝道:
  “誰?”
  前方轉角處,一個黑色的人影悄無聲息地站在那里,臉上亦是一個銀色的鬼面,發出幽幽的光芒。
  暗黑圣域稍舒了口氣,方欲舉步,卻突地后退,反手迅快地拔出長劍:
  “是。。。不對,你究竟是誰?”
  雖然同樣是黑色的批風,但款式和色澤卻頗不相同,最重要地是,來人的身材和體形陌生得很,而同伴的身形,他每一個都記得清清楚楚。
  “你應該能認得我的。”
  艾緩緩舉手褪下面具,淡淡說道。
  暗黑圣域眼中射出精芒,緊緊盯著眼前這個一頭黑發,臉色蒼白冷漠的男子:
  “原來是你!難怪這兩天怎么都找你不到,居然躲到了這里!剛才是你搞的鬼?不對,那些傀儡獸沒有襲擊你嗎?”
  “不必拖延時間了,你的那些人都死了,這里就只有你我二人。”
  艾淡然開口的同時,腳下也緩緩往前逼近。
  暗黑圣域冷哼一聲,一振長劍,發出嗡嗡的低嘯聲:
  “你以為我怕了你嗎?也好,殺了你正可將功抵過。”
  “鄉下小子,見識下正真的高手吧!”
  俯身,往艾的方向疾沖過去,身后拖出長長的殘影。
  甬道內,兩道如真似幻的黑色虛影糾纏在一起,一連串尖銳刺耳的劍刃破風及金鐵交鳴的聲響密如連珠般響起。
  片刻后,一切再次歸于寧靜。
  暗黑圣域踉蹌跌退到暗門入口處,臉上的面具中分滑落,露出一張驚駭莫名的長長馬臉,臉上有一道淡淡的血痕,自額角直至下頜:
  “不,這不可能?你究竟是誰?”
  艾并不答話,只是冷冷地注視著此人,看著此人臉上的血痕慢慢擴大。
  暗黑圣域突地嘴角抽動,勉力笑了起來,看上去猙獰無比,語氣艱難地說道:
  “不管你是誰,都沒用了,那,那個人,我已經送走了。。。哈,哈。”
  說畢,頹然倒地。
  艾默然片刻,將破甲還入鞘中:
  “你說的送走,是送到弗雷頓那里吧,這條路通往他那里,正好,我也算是他的老熟人了。那個人,到底是誰?”
  通道內寂寥無聲,沒有人回答艾的自言自語。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