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敷衍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艾仍是面無表情,低著頭,似做沉思狀,但實際上他的心思,卻有一大半放在樓下的拍賣會上。
  艾之所以改變初衷,上來此地會見辛格拉爾,很大的原因,是為了找一個隱秘的地方監視弗雷頓的舉動;站在大廳里,耳目眾多,并不是個合適的地方。
  從他的角度,可以看見下方大廳里,弗雷頓剛以高價拍下了一件東西,正坐在后排長椅里,仿佛饒有興致地看著臺上繼續進行的拍賣,眼神卻偶爾四處游走,仿佛在尋找著什么人似地。
  弗雷頓拍下的東西,是一件古怪的青金石雕塑,非人非物;據主持者的介紹,應該是波旁王朝流傳下來的一件古物,雕塑本身刻畫的是什么已不可考,猜測是某種不知名的神獸甚至邪魔之類的;但珍貴的是,雕塑的底部刻有神秘的花紋,據傳是上古魔法符咒的一種,到現今,已經沒有人能夠辨識了。
  照那個主持人的說法,“這件神秘的雕塑,雖然來歷和功用都不明,但僅憑其年代和底部的神秘魔紋,便是一件難得的收藏品,應該是考古者和魔法師的最愛了。說不定,這里面還蘊藏著什么波旁王朝的秘密呢。”
  “波旁王朝?難道和那地下宮殿有些關聯?”
  這件雕塑在艾的眼里,卻有幾分熟悉的感覺,仿佛在哪里見過類似的東西。
  拍賣會仍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辛格拉爾見艾久久不發話,而是若有所思地看著下方的拍賣會,皺了皺眉頭,也順著艾的視線往下一看,隨后,似有所悟,轉頭,對維尼夫道:
  “維尼夫,加一半的價格,把下面那把劍給我拍下來。”
  東陸商行的效率果然極高,不片刻,一位白袍的老者手捧著那柄剛剛拍賣的騎士長劍走入了包廂:
  “尊敬的客人,這是您剛才拍下的第三十一號拍品——阿達摩騎士劍。我是負責鑒定此劍的商行大匠,關于這柄劍,您有什么問題可以盡管發問。”
  劍長一米三,劍鞘鏤刻精絕,閃爍著米爾斯銀的絲絲銀光。
  老者拔劍出鞘,劍刃仿若流水一般閃動,一股寒氣侵入了在座每個人的肌膚。
  “果然是好劍,”
  辛格拉爾接過長劍,贊嘆一聲:
  “百年前寒月劍圣阿摩達的這把佩劍,只要五千枚金盾,真是太值了;而那個用來裝飾都嫌占地方的琉璃燈臺,倒花了我一萬一千金盾。京城里的名流們還真是識貨,嘿嘿。”
  難得地感嘆了幾句后,辛格拉爾把劍遞給了艾:
  “寶劍贈壯士,這就算是我送給艾你的見面禮了。”
  艾并不接劍,而是緩緩地搖了搖頭:
  “多謝伯爵大人贈送如此名貴的寶劍,只是我用慣了自己隨身的劍,并沒有打算更換,只好辜負大人美意。”
  那邊,米伽一直微閉著的雙眼倏地睜開,兩道目光如電一般,直直刺向艾的眼睛,冷冷道:
  “不識抬舉!”
  在米伽凌厲氣勢的壓迫下,艾并未動容,只是緩緩抬手,握上了破甲的劍柄。
  場內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維尼夫更是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坐了一步。
  出乎眾人意料地是,艾只是手腕輕抖,將破甲連鞘自肩上取下,遞給了東陸商行的白袍老者:
  “這柄劍,是我無意間得來的,用的也還順手;據人說,這劍也還有些來歷,我也不是太清楚;你既然是東陸商行的大匠,可否有勞幫我鑒定一下?”
  白袍老者略顯茫然地接過破甲,看了看辛格拉爾,見他并沒有反對的意思,便一翻手,拔出了這柄黑色的長劍。
  劍刃出鞘,并沒有剛才那柄阿摩達騎士劍那股撲面而來的寒意,但每個人的心臟,卻不由自主地一緊,仿佛這柄利器離自己的要害不過三寸的距離似地。
  在座的,除了維尼夫外都是用劍的高手,立時知道,這柄劍即使不是什么大師打造的名物,但絕對是殺人無算的兇器。
  白袍老者臉色凝重地將破甲湊到眼前,上下細看了幾遍,又用食指反復在劍刃上敲擊,聽取了聲響,半餉后,才有些顫抖地說道:
  “這,這莫非是有著‘絞肉機’別稱的名劍‘夜之冰痕’?”
  “據傳,這柄劍是上代佚名的人族鑄劍大師,用不知名的天外隕鐵所鑄造,雖還比不上所謂有靈性的精靈族神兵,但絕對是人族所能鑄造的最出色的兵器了。”
  “這柄劍,最特異的,便是材質本身了,這種天外隕鐵,大陸上據說還沒有發現過第二塊;用這種材質鑄造的長劍,劍身自帶冰紋,劍刃輕薄但又無比堅韌,破重甲如無物,本身卻不會受到損傷。也不知道,當年的那位大師使用了什么手法,才能熔煉冶鑄這柄劍出來。”
  “這劍極其鋒利,自鑄造出來后殺人無算,是一柄有名的兇器,曾傳言已毀于圣騎士團之手。。。想不到今天能看到這柄傳說中的寶劍。”
  “大人,此劍的價值和品質,自然更在阿摩達的佩劍之上,如果放在我們商行拍賣的話,絕對能賣到兩萬金以上甚至翻倍的價格。”
  白袍老者果然不負大匠之名,認出破甲的來歷后,也顯得頗為激動,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大段話。
  艾伸手,拿回破甲,系回到背后,隨后,朝辛格拉爾點了點頭:
  “多謝伯爵大人美意,剛才所說的事情,還容我三思。告辭。”
  起身,離開了包廂。
  辛格拉爾注視著艾的背影,一對小眼中閃動寒芒,卻伸手制止了欲站起身來的米伽。
  艾沿著旋轉的木梯往底下大廳的方向走去。
  對這些上層貴族之間勾心斗角,男歡女愛的事情,他并沒有半點摻合的興趣。
  艾很清楚,自己當務之急,是老老實實地做一個侍從騎士,借此身份暗中查探弗雷頓和其身后的勢力,而不是惹出什么事端,引起不必要的關注。
  這個辛格拉爾,一看便知是為達目的而不擇手段的那種人,所以艾并未直截了當地拒絕,而是模棱兩可地敷衍了一句。
  他走下來的時候,大廳里的拍賣正到了高潮,最后那件拍品上臺展示的時間到了。
  每次東陸商行的大拍賣,壓軸的那件奇珍異寶都會是京城里那段時間里流行的話題之一,今年當然也不例外。
  趁大廳里所有來客的目光,都為臺上那件即將揭開神秘面紗的珍品所吸引的時候,艾伸手,拍了拍大廳邊緣站立著的那位年輕白袍侍者的肩膀。
  侍者恭謹地轉過身來的時候,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修長的手掌,以及夾在手掌食中二指之間的那枚黃燦燦的金盾。
  “剛才那位買下波旁古雕塑的先生是誰?”
  艾說話的聲音似乎和貴族侍從和管家們慣常的腔調沒有區別,禮貌中夾雜著些許的疏離和傲慢。
  食指微彈,金盾劃出一道弧線朝侍者飛去。
  “那個波旁古雕塑?啊,那位是弗里曼大人,夏岸坊的弗里曼勛爵。”
  侍者的注意力完全被即將落到眼前的金盾吸引,絲毫沒有發現來人似乎有意地用手臂遮擋住了胸前家族的紋章。
  “夏岸坊?弗里曼勛爵?好。”
  等侍者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眼前只留下個遠去的背影。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