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章 救命之恩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那只小小的銀線蛙看見自己的天敵,卻出人意料地不甚緊張地樣子,仍是不緊不慢地吞食著頭頂飛過的細腰紅蜂,只是兩只眼睛卻一直沒有放松對頭上梟面隼的觀察。
  過了片刻,那頭梟面隼終于不耐煩起來,雙翅一震,唰地如利箭般,朝藏身于花叢深處的銀線蛙撲擊而下。
  銀線蛙早有準備,雙足用力一蹬,險險竄到了另一簇花叢里;梟面隼一擊撲空,一個盤旋,正欲再次出擊時,卻發現剛才那一下,已經驚動了正在辛勤采蜜的細腰紅蜂群,嗡嗡聲大作,十幾頭紅蜂已經圍了上來。
  細腰紅蜂雖然個頭不大,尾部的蜂刺卻蘊有劇毒,對銀線蛙作用并不大,但對梟面隼來說,卻是致命之物。
  那頭梟面隼嚇的尖叫一聲,急忙振翼往高空飛去,再也不敢回頭,轉眼,便化成了一個小黑點。
  地下的銀線蛙看著這一幕,眼神中竟似露出一絲擬人的譏笑的神色,隨后,一跳一跳地往馬蹄薔另一側蹦去,蹦的方向,正是托雷斯的位置。
  一條黑影突然從坡頂躥了出來,朝銀線蛙當頭撲下。
  “噗”地一聲,黑影重重砸落,濺起大片的泥漿。
  片刻后,托雷斯從淤泥里慢慢浮了上來,滿是泥漿的臉上仍然看得出那怎么也遏制不住的笑意,他的右手上,赫然緊捉著那頭銀色的小蛙。
  躺在泥地中大笑了片刻后,托雷斯艱難地起身,將手中的戰利品小心翼翼地藏入一個皮袋內,扎好,拴在腰囊后,又仔細塞入懷里,這才朝小坡后走去。
  走不到幾步,幾聲異響從身后傳來。
  扭頭一看,托雷斯的一顆心瞬時提到了嗓子口:
  “糟了,是地龍!”
  身后五六米處的淤泥里,竄出幾只灰黑色的丑惡怪獸來,正爭先恐后地朝托雷斯爬來。
  地龍身體扁平光滑,形似鱷魚,成年的地龍有兩三米長,尖銳的五爪間生有翼膜,極善在沼澤中行動。
  地龍最擅長的捕獵方式是埋藏在沼澤中,等待獵物經過時突然暴起;極其粗壯的后肢和寬大的腳掌甚至能讓它一下子借力躥出藏身的淤泥地,在空中滑行十來米后撲向獵物。
  地龍最可怕的地方有兩點:
  一是地龍尖銳的牙齒內蘊含少有的神經麻痹毒素,一俟被咬上,大如駝鹿的獵物也會在幾息內渾身麻痹,動彈不得,只能束手待斃;二是,地龍是群居的,一群至少也有十來頭!
  埋伏在這里的兩天內,托雷斯把小坡那邊的地形都探得差不多了。唯獨剩下了這一邊沒有怎么探查。因為怕驚擾了銀線蛙,又顧忌到附近的血蛇藤;沒有想到這里偏偏藏著一群地龍。
  托雷斯努力地讓自己鎮靜下來,雖然他腳上套上了特制的巨蜥爪套,卻也無法快速在沼澤上行動,沼澤里冒險的第一原則就是,不要在未知的地形上隨意奔跑,那是在自尋死路。
  這樣的距離,必定會被身后的地龍追上;但只要自己能擺脫第一波攻上來的地龍,跑到七八米外的小坡另一側,那里,托雷斯已經探明了幾處可以落腳的硬地,足可以憑此脫身了。
  托雷斯一扭身,避開右側撲上來的地龍;拔出背后的長劍,狠狠刺中左側那頭地龍的腰腹,正欲借力往小坡跑去,突地心下一悸,猛地彎下腰,
  “刺啦”一聲,一頭地龍從他背后躍過,尖利的前爪撕破了皮甲,僅差毫厘就要刺入他背后的肌膚。
  托雷斯駭得臉色發白,一瞥眼間,發現又有三四頭地龍從地底鉆出,圍了上來。
  照這樣看來,自己在跑到小坡前,就會被地龍圍上撕成碎片了,情急之下,托雷斯再不顧忌許多,奮力跳起,往左前側躍了過去。
  那里生長著幾株不知名的野草,一般而言,底下是硬地的概率較高。
  雙足落地的一剎那,腳上傳來的感覺讓托雷斯大喜過望,“果然是硬地!”
  大口喘了口氣,托雷斯不敢稍作停頓,深蹲,隨即騰空,往小坡后全力躍了過去。
  只聽得“波”地一聲,身后幾米處的泥面裂開,從中躥出一條巨大的黑影,朝尚在半空中的托雷斯猛撲了過去,正是一頭潛伏在地底多時的成年的地龍。
  眼看無法躲開這一記突如其來的襲擊,托雷斯的身體卻忽然在半空中猶如一只青蟲一般蜷縮折疊了起來,折到不能再折壓后,倏地彈了開來,同時如陀螺般旋轉起來,迎向撲上來的巨大黑影。整個形狀,便如同一朵正盛開的花苞。
  花苞開到最盛的時候,突然詭異地在空中頓了一頓,隨即,幾道凌厲的劍氣從花心中吐出,帶著刺耳的激嘯聲將迎面而來的黑影撕成了碎片。
  “嘭”地一聲,托雷斯的身體重重砸落下來,濺起一地淤泥。四肢百骸間仿佛沒有了一絲力氣,再也爬不起來,只剩下沉重的喘氣聲。
  這一招是托雷斯家族自古傳下的圣域絕學,不過近幾代以來,已經沒有人能夠真正掌握并用出這個絕學了,托雷斯剛才是通過家族秘法一瞬間刺激肌肉和身體,爆發出最大的肉體潛能才勉強用出這招,代價則是現在胸腹和四肢抽搐般疼痛,暫時失去了行動的能力。
  看著四周已經逼上來的地龍們,托雷斯不由得無奈地閉上了眼睛。
  雖然自下定到阿索里亞的決心后,托雷斯便做好了隨時死于非命的準備,但想到自己居然要被一群地龍的尖牙利爪活生生撕成碎片時,仍是無法遏制地渾身顫抖起來。
  只可惜這已是他現在唯一可做的動作,連拿起手中的劍自盡的力氣也沒有了。
  腦子里害怕得一片空白,混混噩噩的,過了半餉,身上卻一直沒有預料中的劇痛傳來,睜開眼一看,托雷斯這才發現剛才還氣勢洶洶的地龍們此時竟已變成了尸體,橫七豎八地躺了一地;不遠處,不知何時,多了一個身披黑色披風的人,手中的黑色長劍正如閃電般刺入最后一頭地龍的要害之中。
  周圍刺鼻的血腥氣讓托雷斯清醒了過來,認識到自己現在并不是在夢中,托雷斯第一個動作便是再次癱倒在泥潭里,大口喘了口氣。
  從大悲到大喜,讓托雷斯原本稍有恢復的力氣一下子仿佛又全被抽走了似的。
  來人走到托雷斯身旁,居高臨下看著托雷斯,手中的長劍兀自滴著鮮血,劍氣森森沁骨。
  從托雷斯的角度,只看得見來人應該年紀不大,臉上卻有著和年紀不相符的冷淡沉靜的表情。
  搖了搖頭,回過神來,托雷斯從懷中取出扎緊的那個皮袋,勉力開口道:
  “閣下救命之恩,無以為報;這個銀線蛙是我剛得手的,就送給閣下了。”
  雖然托雷斯很奇怪為何在這片沼澤地的環境中,來人身上的披風卻整潔如新,沒有沾上一塊污泥,但是托雷斯仍然認為來人應該剛才就已埋伏在這里了,對方絕不可能突然間出現在此處,適才自己捕捉銀線蛙的一幕必定已被來人看在眼里了。
  與其讓人動手,殺了自己后再取走銀線蛙,還不如光棍一點,自己交出來,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來人臉上露出一絲冷酷的笑意,淡然道:
  “不必擔心我會殺人奪寶,我的目標是這個。”
  說著,走到一頭特別粗壯的地龍尸體邊上,黑色長劍刺入額頭雙眼之中的部位,輕輕一剜,取出一顆指頭大小的灰色獸晶,在手上掂了掂,露出滿意地笑容。
  托雷斯愣了一會兒,一骨碌從地上爬起身,正欲開口說話時,來人忽然臉上笑容一斂,身形一晃,鬼魅一般掠到托雷斯的身邊,低聲喝道:
  “噤聲。”
  十來米之外的泥地突然劇烈地翻動起來,從底下赫然露出一條粗過水桶的巨大蟒蛇來,蟒身大部分仍埋在泥里,僅從露出地表的部分來看,長度只怕就至少有二十米左右。
  巨蟒輕松地卷起了一具地龍的尸體,拖入了泥漿之中。
  托雷斯僵立原地,大氣也不敢出一口;他深知這種能在淤泥地里自由出沒的巨蟒,才是這一帶無敵的存在。
  據說,在遠處沼澤的中心,還有人見過身長超過百米的巨蟒,那才是這片沼澤的王者。
  這就是這片沼澤名字的由來。
  直到附近的泥地完全回復了原來平靜,托雷斯長舒了口氣,這才站直身體。
  身側的那個黑衣人正準備離開。
  見黑衣人真的沒有殺人奪寶的意圖,托雷斯腦子一熱,突然開口道:
  “恩公且慢!”
  見黑衣人有些不解地轉身,看著他,托雷斯呆了一會兒,臉色掙扎,但還是繼續說道:
  “雖然對您來說,可能只是順手的事情,可救命之恩,不能不報。。。”
  從懷中小心翼翼地掏出另一卷裹得嚴嚴實實的皮袋,遞給艾。
  “這,這是我家祖傳的一式圣域秘技,就送給恩公,希望對恩公能有所幫助。”
  “圣域秘技?”
  艾呆了呆,他原本已經準備走了,可聽了托雷斯的話之后,又停下了腳步。
  “你舍得?”
  托雷斯臉上露出苦笑:
  “沒什么舍得舍不得的,要不是您剛才出手,這東西已經就這么沉到沼澤里了。。。我家里已經幾百年沒人能夠掌握這式秘技了,如果我剛才死在這里,即便家族里還留著另一份記載,整個傳承,甚至整個家族,只怕也就因我而終了。”
  “給您的話,或許這傳承還有機會能延續下去。”
  艾點了點頭,并不矯情,接過皮袋,轉身,迅速地離去。
  站在原地左思右想了好久,托雷斯才將裝有銀線蛙的袋子重新扎好,放入懷里,一步步離去,不一會兒,身影便沒入沼澤的黑暗中。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