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惡蟒沼澤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艾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時分。
  從地上一躍而起。睜開眼睛,打量四周的環境。發現自己已身處一個小小的教堂內。
  陽光從上方破碎的窗戶中灑下來,照得教堂內亮堂堂的,一片煦暖安詳的氣氛。身后是一座祖神的石像。
  剛才艾便是睡在石像前的青石地板上。
  從斑駁的神像和凋敝的四壁來看,這里的香火應該不是很好,不過,教堂里卻打掃的很是干凈。
  此時,一陣刺痛從艾的頭部傳來,讓他頓時想起了昨晚的那樁襲擊。伸手往頭上一探時,卻發現傷處已包扎上了潔凈的紗布。
  微微一怔下,艾快速地在教堂里繞了一圈,教堂很小,除了前部的神殿外,便是一個簡陋的后院,有著一幢低矮的平房,卻出人意料的沒有發現半個人影。
  艾回到前院,獨自站立在石像下,閉起眼,努力回憶自己昏睡后的一切。
  回憶中,只記得有一個模模糊糊地白色倩影,以及那股仍未完全散去的淡淡幽香。
  是誰?收留救護了自己?
  艾努力地回憶著,想記起那白色身影的更多細節,但他只記得,這身影,似乎帶著一股罕見的圣潔的意味。
  是這破舊祖神廟里的修女嗎?
  顯然這個問題,現在是沒有答案了,而艾知道自己也不能在這里久留。
  留下一枚紅寶石,放在神像前破舊的石臺上,艾隨后迅疾地離開了這里。
  。。。
  兩個月后,阿索里亞深處,惡蟒沼澤內。
  一望無際的灰黃色籠罩著大地,乍一看上去,地面上仿佛是再普通不過的土壤;只有踏足其上,才知道這里絕大多數地方,都是深不見底的泥沼。
  別說是人,只怕是巨龍,到了這里,也會被輕易地吞沒。
  雖然隔著灰色的天空,正午太陽的熱力仍是毫無衰減的傳了進來,整個沼澤,就像一個巨大的蒸籠,無比的潮濕和悶熱。
  沼澤表面上不時一陣翻動,冒出一個個巨大的泥漿氣泡,破裂后吐出股股帶著詭異綠色的水汽,讓沼澤大多數地方,籠上了一層灰綠色的霧氣。
  這就是傳言中中人立死的劇毒瘴氣。
  在這個絕無人影,甚至看上去獸蹤也是渺然的絕地,生長著很多奇異的植物。或花或草,或菇或樹,形態千奇百怪,難以名狀。
  大多數植物,都有著鮮艷甚至有些妖異的顏色,不少還在空曠的沼澤地面上,散發著或芳香,或奇臭無比的氣味。
  隨著太陽一點點西斜,沼澤地里的溫度也在快速地下降著。
  終于,到黃昏時分,無數不知名的毒蟲蛇蟻,一下子不知從何處鉆了出來,仿佛它們才是這片土地上的真正主人;剛才還寂靜無比的沼澤里,一下子充滿了生機,或是,殺機。
  一塊褐色的土塊翻動了一下,從下面探出一個臟兮兮的頭顱來。面部被淤泥沾滿,無法辨認,眼窩處有兩個深陷的泥洞,眼力好的話,可以看出那本來是一對藍色的眼珠,不過現在已充滿了血絲。
  托雷斯小心翼翼地觀察了片刻,確定周圍沒有異樣之后,這才吐掉咬在口中,用以呼吸的蘆管;伸手從腰際不知何處,掏出一個裝水的皮袋,抹去口唇處的泥漿,謹慎地喝了一小口,卻不咽下,而是先漱了漱口,吐了出來后,這才放心地大口喝了幾口。
  這里的泥漿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腐爛東西形成的,充斥著各種古怪的毒素,他可不想一不小心送了自己的小命。
  “這該死的鬼地方,南方的云夢澤,比起這里來,簡直就是天堂了;我發誓,下次就是打死我,也再不到這里來了。”
  托雷斯已經在這里埋伏了兩天一夜了。
  托雷斯來自于大陸南方的一個武者世家,不過到他這一代,家族已經沒落了。
  家族為了把他送入阿索里亞,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他自己也吃了不少苦頭,為的就是在這里搏一把運氣。
  因此,托雷斯還得繼續埋伏下去,不管有多危險。
  算算時間差不多了,托雷斯伏下身,悄無聲息地往一側略高出地面的土坡爬了過去。
  他爬行的姿勢甚是奇怪,就像一條在泥沼里游動的蜥蜴。
  仔細觀察下,他的腳掌上套著兩個大大的腳套狀的東西,正是托雷斯為這次沼澤之行特地購買的巨蜥爪套,爪趾間有翼膜,極有利于在沼澤中保持平衡和行動。
  半餉后,托雷斯終于爬到了坡頂。
  坡底的另一側,十幾米的地方,生長著一片亮紫色,形狀如馬蹄般的小花,散發著如同蜂蜜般的淡淡甜香。再過去,則是一片低矮的血紅色草藤植物。
  托雷斯的目標是銀線蛙,這種罕見的蛙以背上顯目的閃亮銀線得名,在大陸其他地方早已滅絕,據傳只有在阿索里亞,惡蟒沼澤的深處還有存在。
  打聽到這個消息耗費掉了托雷斯身上最后的幾個金盾,不過沒關系,這一切都值得,銀線蛙天生嗜食各類劇毒蟲蟻,它頜下的毒囊內產生的毒液,排的上天下十大奇毒;而銀線蛙的膽,卻是幾乎能解各類怪異毒傷惡瘡的圣藥。
  一頭銀線蛙,在阿索里亞這個地方,也能賣個上百枚的金盾;要是到北方的大城市里,運氣好時,翻上十倍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兩天前,托雷斯幸運地在這個坡地上發現了一頭銀線蛙,雖然當時事起突然,他只瞥了一眼而來不及下手捕捉。
  不過托雷斯相信銀線蛙還是會回到這里來的,因為那叢紫色的馬蹄薔是細腰紅魔蜂的最愛,而細腰紅魔蜂則是銀線蛙最喜歡的美食之一。
  這次,上天已經給了他不錯的運氣,接下來,考驗的是他的耐心了。
  這兩天,托雷斯白天便潛在沼澤下躲避酷熱,到黃昏時分,銀線蛙出動捕食的時候便埋伏在坡頂小心觀望等候;兩天下來,他甚至連一片干肉都不敢食用,只是喝水維持體力;銀線蛙有著極其敏銳的感覺,他生怕干肉的香氣會被警覺的銀線蛙發現。
  從坡頂看上去,那片血紅色的草藤似乎是個更好的埋伏地,不過,就算給托雷斯另外一個膽,也不敢稍稍靠近那里半點。
  托雷斯知道那可是兇名赫赫的血蛇藤,露出地表的,只是極小一部分,地面下,血蛇藤的根系極其發達,任何稍大點的動物只要進入它的根系范圍,就會突然被無數堅藤攻擊,纏繞不放,然后被生生吸食掉。在這個沼澤的地形里,就算托雷斯現在腰上綁著氣囊,腳底套著巨蜥爪,也沒有半分逃掉的機會。
  從傍晚開始,直至第二天天大亮,在惡蟒沼澤里,都是毒蟲毒蟻的天下。
  今天看來是托雷斯的幸運日,剛爬上坡頂,就看見一群幾十來只細腰紅蜂在那一叢紫色的馬蹄薔里面飛舞來去,在最后幾縷陽光下,一閃一閃的發著如同紅寶石般的光芒,甚是顯眼。
  托雷斯伏下身,身體大半陷入了淤泥之中,因腰上綁著氣囊的緣故,不用擔心沉入泥里;只留下一個頭,從坡頂探了出來,目光炯炯地盯著那叢馬蹄薔周圍。
  就在他的眼睛都看得快要發花的時候,托雷斯突然瞥見一絲銀光,在一株馬蹄薔根部閃了一下。
  那是一只拳頭大的小蛙,雖然剛從泥中爬出來,碧油油的四肢和身體卻是油光水滑,沒有沾染半點污泥,背上有著三條明顯的閃亮銀線。
  正是他的目標:銀線蛙。
  托雷斯心下激動,身體卻伏得更低了。銀線蛙行動極為敏捷,聽覺和嗅覺出色;在這淤泥遍布的沼澤地里,自己的行動大受限制,只有一擊的機會。
  托雷斯極其緩慢,一寸寸地調整著四肢身體的姿勢,蓄勢待發,眼睛卻緊緊盯著前方那只小蛙,等待著最佳的機會。
  銀線蛙藏身于馬蹄薔中,碧綠的身體幾乎和馬蹄薔的枝葉混同在一起,不時張口,一根細細的長舌閃電般射出,裹住頭頂上落單飛過的細腰紅蜂,隨即快速地吞入腹中。兩只突出于頭頂的大眼,卻一直看著花叢左側邊緣處。
  托雷斯順著銀線蛙的眼神望去,發現那一側的一株刺藤上,停著一只比喜鵲稍小一些的鳥,扁臉尖喙,一雙血紅的鳥眼正目光灼灼地看著地下的銀線蛙。
  托雷斯心下不由得又憂又喜:憂的是,這只鳥分明是一只梟面隼,是惡蟒沼澤里,銀線蛙少有的天敵之一,看那架勢,也盯上了自己的目標;喜的是,銀線蛙的注意顯然全給這只梟面隼吸引住了,自己大有可能做上一回在后的黃雀。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接下來,就看自己的運氣究竟有多好了。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