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夜中驚變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夜幕深沉,天地間,無邊無際的灰色被更濃重的黑暗代替。
  艾盤膝靠坐在一座石山崖上的洞窟口,微微抬起頭,頂上的青石遮擋不住的稀疏冰雨被寒風吹灑進來,落在他臉部的肌膚上,刺骨的寒意絲絲滲透進來。
  身后深廣的洞穴里,淺淺溝渠中燃燒著的火油仿佛是這個黑暗寒冷的雨夜里,唯一剩下的光亮和溫暖。
  這是座絕望冰原上很少見的低矮石山,山腰上唯一的洞穴甚是寬敞,深約十來長,高度也近似;除了洞頂數根垂下的石柱外,洞里還算得是平坦。
  從干燥的環境和地上淺淺的溝渠來看,這里之前應該有過人居住,溝底還殘留有不少未燃盡的火油。
  只不過,洞穴曾經的主人現在會在那里?
  艾在心里輕嘆一聲,視線從洞外的黑暗中收了回來。
  空曠無垠的冰原上,傳來幾聲無意義的沉悶嘶吼聲,那里,不知道有多少怪物,無目的游蕩在深夜的荒原中?
  洞窟深處,?芙雅斜靠在石壁,似乎已經睡著。
  從艾的角度看去,跳動的火光模糊了本來秀麗無儔的臉部線條,卻仍然可以勾勒出寬大披風覆蓋下,那修長浮凸的身體曲線,以及靠在一旁閃閃光亮的水晶弓。
  ?芙雅并沒有對艾隱瞞手中魔法弓的來歷。
  照她所說,這把水晶弓是上古流傳下來的魔法古弓,通體并不是以水晶制成,而是以罕見的吸收了萬年以上寒月光華的月魂石雕成。
  這把弓,可以通過弓臂上雕刻著的隱晦的魔法花紋將月之魂力凝結成箭,對邪惡和不死類的生物有極大的克制作用。
  而且,通過月魂石和月亮的天然聯系,在任一時刻,都可以感覺到月亮在天空中的位置,以此判別方位。
  以艾的閱歷,當然知道,能擁有這樣罕見的上古魔法弓,?芙雅的來歷絕不簡單,不會只是一個普通的冒險者。
  配合她不時不經意流露出若有所思地憂郁神情,只怕這個年輕的圣域女子身上還有著不少的秘密。
  只不過這與艾又有什么關系?他只是個雇傭劍手,弗雷頓的消息固然是他這次接下任務的原因之一,不過,連他自己都未必清楚的,更深層的原因只怕是,像他這樣的冒險劍手,需要不斷的生和死邊緣的挑戰,讓他覺得自己還活著,讓他覺得,自己和洞外的那些個游蕩的東西還有些區別。
  一陣冷風吹進,?芙雅微微扭動了一下身體,翻了個身,口里吐出幾句似是夢話的輕微的囈語聲。
  “作夢嗎?”
  艾不由自主地再次想起紫石城里,送給他破甲的那個老者的話:
  “當你每天午夜夢回,或是早上醒來,深深刻在腦海里的夢境,反反復復的出現。你就會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像我這樣的人,能夠有夢嗎?”
  艾喃喃道。
  搖了搖頭,將腦海中這些無聊的念頭拋開,艾定下神來。
  一陣隱隱的刺痛從左踝處傳來,艾褪下纏繞得緊緊的綁腿,踝關節處,赫然可見五個烏黑陰森的爪痕。
  艾的雙眼微微瞇了起來,回想起白天的那場詭異的戰斗,心里也不覺得有些后怕。
  那些類似不死的邪惡怪物行動并不是特別迅捷,卻偏偏能在艾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潛近身來發動突襲。
  能在游走于生死之間的冒險生涯里活下來,艾天生而來的,那種野獸般對危險的直覺是他最大的倚仗之一,從沒有任何對手或生物能夠在艾不知情的情況下對其突襲,甚至包括了圣域對手。
  然而,這種直覺卻仿佛在這個詭異的冰原里,面對那些詭異的怪物時消失了。
  除此之外,這個灰暗籠罩的荒原仿佛有著一種奇異的力量,將艾對周圍環境的感覺壓抑到了極小的范圍,就如同隔著一層厚厚的紗視物一般,怎么也看不清楚。
  用力搓熱了掌心,放在足踝上揉動,以促進氣血流通,艾卻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在黑魔森林深處,身處神秘的山洞里,那無邊黑暗中的感覺來。
  他最終還是突破了那片黑暗,“看”到了黑暗后的東西。
  或許重來一次?能夠幫助他突破眼前的那層看不見的紗?因為那種狀態下,是他身心感覺最靈敏的狀態。
  雖然在這之后艾再也沒有嘗試過回到那種感覺,而是重又依賴回雙眼的視覺,但艾相信,那種神秘的感覺一經掌握,便不會棄他而去。
  深吸一口氣,艾緩緩閉上雙眼,全身放松下來。
  不是看,不是聽,也不是觸摸,而是放下一切的念頭,讓身和心融合入周圍的環境中,自然而然的接收周圍發散的信息。
  如果此時有人旁觀,便可以看到艾眉心處的肌膚似乎在緩緩地一下一下的跳動著,越來越清晰,到最后,完全和心跳契合。
  一片漆黑之中,似乎開始有了光亮,最開始是身體周圍,然后逐漸擴大。
  山洞的輪廓一點點在他意識深處浮現出來,似乎和雙眼看到的截然不同,又仿佛沒有絲毫差別。
  前方的黑暗也漸漸有了變化,幾點前后不一,暗綠色的鬼火逐漸顯現出來,在黑暗里緩緩地游蕩著。
  這應該就是那些怪物們了。
  ?芙雅斜斜靠在洞窟最里面的石壁上,似乎已經入睡。
  靠近了看的話,便可以發現她仍然透過微閉著的眼簾,打量著十余丈外的洞口,那個和外面黑色幾乎融為一體的黑衣少年。
  她很清楚自己的容貌和身材對男人的吸引力,也見多了各式各樣的男人,或是直接,或是壓抑,或是偷偷摸摸但無一不是充滿著欲望的眼神。
  尤其在這樣一個孤男寡女的深夜,是個男人,都會有些一樣的想法,她一直保持著足夠的警覺。
  不過,這個一路以來,比她還要沉默寡言的黑衣男子卻給她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雖然,他的眼光仍然偶爾會掠過她不經意露出長裙的美麗肌膚,以及動人的曲線,然而?芙雅卻能直覺地感到,那表面上的淡淡欣賞的眼光下,隱藏著的冷漠和不在意,那種一直不變的,和看著冰原和其中的怪物草樹一樣的,冷漠不在意的眼神。
  那一對黑色的雙眸仿佛和外面的黑夜一樣,讓人不敢接近。
  他的身手也讓?芙雅看不透。
  她選擇艾的初衷是,能夠在夜浪騎士們的追殺下,從可怕的的黑魔森林里脫身的,必定是一個頂尖的叢林冒險者,而?芙雅這一次在阿索里亞荒原的任務,正需要一個這樣一個精通野外生存法則的近戰高手。
  然而艾的身手仍然出乎了?芙雅的預料,雖然只共同經歷了寥寥幾次的戰斗,對手也不是很強大,但以?芙雅圣域級弓箭手的眼光和經驗,當然看得出,這個的同伴只怕已經超出了一般意義上的大劍師或是大武士的層次。
  “什么時候,南面出了這么個高明的冒險劍手,還這么年輕?會不會有些來歷?”
  ?芙雅略微想了一會兒,沒有什么結果,也就拋在腦后,畢竟她自己也已經踏入了圣域的境界,對其下的大劍師,已經沒有了太多的好奇。
  一股不可遏制的睡意涌上心來,連續十來天不停歇的長途跋涉,?芙雅確實很累了,平日里她雖也做一些冒險任務,卻還是很講究生活質量的。
  握了握懷里揣著的精巧匕首,最后瞄了一眼洞口仍然一動不動的黑影,?芙雅終于完全合上了她那雙美麗的雙眼。沉沉睡去。
  艾仍然沉浸在那種熟悉又陌生的奇妙感覺中。
  周圍的一切,在識海里一點點,逐漸清晰起來。
  不夠,還不夠,冥冥之中,艾感覺到,那厚厚的紗仿佛總還剩下最后的一層,似乎有著什么最關鍵的東西仍然被遮住,無法看透。
  將意識緩緩從四周收回,完全集中到腦海深處,最深處。那里,似乎有著什么東西在呼應著眉心處的灼熱。
  極端的靜謐和黑暗中,艾意識深處,似有一絲若有若無的冰寒掠過,剎那間傳遞到眉心,艾整個身軀震了一震。周圍的環境再一次,回到了艾的意識之中。
  只不過,艾這一次,感覺到一股邪惡冰冷的氣息,正徘徊在洞窟地底的某個角落。
  “不好!”
  電光火石之間,艾已經騰身躍起,朝洞窟深處飛撲過去。
  半夢半醒之間,?芙雅突然感覺到身上一冷,似有一股強風掠過,猛地睜開眼睛時,就覺得纖細的腰肢被一條有力的臂膀緊緊摟住,隨后整個身軀便已經騰空。
  “你干什么?”?芙雅驚怒喝道,左手用力推開來人不果后,顧不上身體仍然在空中翻騰,右手已然拔出懷里的匕首,朝緊摟著自己不放的艾肋下刺去。
  艾悶哼一聲,左手一松,將?芙雅拋向半空,一張閃閃發光的東西隨后擲向?芙雅,低喝道:“接住弓!”
  自己的身體借勢一個空翻,背后的破甲已經出鞘,劃出凌厲的破風激嘯聲,朝身后如影隨形撲上前來的灰色怪影狠狠劈了下去。
  “鏘然”一聲有如金石交擊的脆響,隨之火星四射。
  灰色怪影發出震懾整個洞窟,高亢致幾乎刺破人耳鼓的尖利嚎叫聲,落往地下,倏地消失在地面。
  地面上,除了幾塊狀如散碎石塊的灰色物體和數點黑褐色膿血外,再無一物。
  在空中一個輕巧的翻滾,落往地面時,?芙雅已然清醒過來,意識到發生了什么,臉上掠過一片紅暈,道:
  “你,你沒事吧?”聲音略有顫抖。
  “噤聲。”艾并未回過頭來。
  “看著我的劍刺的方位。”
  一陣寒風吹入,洞里的火光忽明忽暗,艾手持破甲,在洞中緩緩踱步,雙目微瞇,似鷹隼一般地掃射著四周。
  只有走到艾的身旁,才能發現他瞇著的雙眼幾乎已經閉了起來,似看而非看。
  除了艾肋下的血跡滲出,不時滴落地面外,整個洞窟里寂靜無聲。
  踱到洞窟正中最空闊處時,艾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突地全力將破甲往頭頂高處懸于洞頂的石柱擲出。
  破甲瞬息間掠過十余丈的空間,將將刺到上方石柱根部時,原本看上去空無一物的那里,忽地顯現出一頭人形獸爪,身后拖有長尾的怪物,怪物渾身青灰,顏色和紋理和周圍的石柱渾然一體。
  一聲厲嚎,怪物伸出右爪,擋住了飛擲而來的破甲,隨即后爪一蹬,朝下方的艾猛撲過來。
  銀光一閃間,一根利箭倏地出現在半空,直沒入怪物的胸膛,厲嚎聲戛然而止。
  砰地巨響聲中,怪物重重砸落在地。
  艾凌空躍起,雙手緊握另一柄長劍無名,狠狠斬在尤然翻滾不止的怪物頸部。
  嘭然一聲,一顆怪頭應劍飛出數丈遠,落地化成一地的碎石和膿血。
  ?芙雅悄然走近半步,迷離的雙眸閃過一絲猶豫之色,欲言又止:
  “你。。。我。。。”
  “只是皮肉之傷,沒有關系。”艾并未回頭,只是擺了擺手。
  “你繼續休息吧,我繼續在洞口守著。”
  說罷,不等?芙雅回答,艾徑自走到洞口處,盤膝坐下。
  感覺到洞中?芙雅俏然獨立了一會兒,終于再次走入洞窟深處躺下。
  艾伸手從懷里取出一個小小的玉瓶,里面盛著翼龍獨角研磨成的白色粉末。
  自在血手毒蝎的拍賣會上知道獨角翼龍的角是療傷圣藥之后,艾便找人將其制成藥末,帶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
  倒了些白色的粉末在掌心,艾解開上衣,露出左肋下的傷口。
  匕首刺得很深,幸好那一剎那間,艾急劇收縮肋下肌肉和胸腔,并未傷到臟器,然而剛才劇烈運動下,傷口又拉開了,血流如注。
  白色粉末涂抹上去之后,隨著一陣清涼的感覺傳來,痛楚一下子減輕下來,傷口處也迅速的收縮止血。
  “果然是好藥。”
  艾輕吁一聲,隨即閉上了雙眼,再一次沉浸到先前那種奇妙的感覺中去。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