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柏伽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鄰座走過一個男子,身量和艾仿佛,約三十來歲,身后背著一柄狹長的厚背單刃刀。眉濃鼻直,眼神似是感情豐富,卻又似是冷漠無情。
  在艾冷冷目光的注視下,來人從容地走到近前,笑容可掬地朝威斯兩人一拱手,
  “真巧啊,見過兩位大哥。”
  見到來人,魯格斯顯得甚是開心,一旁的威斯雖然也是含笑回禮,艾卻注意到他的眼睛里閃過一絲不為人覺的陰翳。
  來人轉向艾,說道:
  “這位便應該是前幾日在城主慶元會上大出風頭的艾吧,聽說您曾在城南一招殺死地下角斗之王,屠夫杰米斯,果然英雄年少;今天真是幸會;不知可否容本人在此稍坐,以表傾慕之情?”
  威斯忙吩咐侍女加座,一邊訝異地說道:
  “一招殺死屠夫杰米斯?這我倒沒聽說過,柏伽你可真是消息靈通;城南的角斗場我也去過,屠夫杰米斯可是個難纏的可怕家伙,想不到居然死在兄弟的手下,難怪兄弟受到奎斯特大人的賞識了。”
  看著不發一言的艾,只是看著來人,威斯這才恍然,介紹道:
  “這位是柏伽,雪梵和南五省一帶著名的冒險劍手。”
  魯格斯補充道:
  “柏伽前一陣幫過威斯大哥和我一個大忙,為人仗義,身手也極其高明,怕是和兄弟你有的一拼。”
  艾這才點了點頭,說道:
  “屠夫的事情,只不過是一時僥幸罷了。”
  柏伽顯然是十分健談,坐下后便滔滔不絕,從南方的風土人情談到城里的風聞逸事,無不如數家珍,因坐上都是武人,話題很快便扯到了本地出名的高手身上。
  柏伽輕嘆道:
  “本次我來雪梵的主要目的之一,便是希望見識一下傳說中雪梵最強者,“米諾之虎”索文和“雪梵之鷹”凱恩之間可能的決斗,這兩人在前日里慶元會上倒是都見識到了,果然名不虛傳。”
  一旁的魯格斯笑道:
  “只不過決斗卻是泡湯了。”
  柏伽眼中精光一閃,沉聲道:
  “這卻未必,照目前的形式,只怕兩人難逃一戰。”
  威斯顯得不欲在柏伽面前多談此事,插入道:
  “柏兄見多識廣,照你的看法,這兩人是否真如傳言所說已踏入圣域境界?”
  柏伽沉吟道:
  “這卻很難說,照我看兩人即使沒有真正成為圣域,也已經一只腳踏入了那個境界。”
  “不過以這兩人的資質和背景,晉級圣域一點也不奇怪。畢竟奎斯特和莫迪克都是數百年的大家族,其他貴族或許沒有,他們必然還保有有圣域秘典的傳承。”
  此前一言不發的艾突然發問道:
  “究竟什么是圣域?”
  此言一出,之前滔滔放言的柏伽也沉默了下來,良久后,才說道:
  “圣域就是圣域,關于它的說法有一千種甚至更多。最常見的當然就是所謂的超越人類肉體的力量;不過何謂超越肉體的力量?”
  “只怕只有真正達到這一境界后才能說得清楚吧,否則只是霧里看花,人云亦云。”
  “像你我這樣,沒有傳承,靠自己打生打死琢磨的冒險武者,這一輩子能體悟到圣域境界的機會,只怕是少之又少。這也是我這次來雪梵真正目的之一,希望籍著觀摩圣域級別武者的決斗,或有所感悟。”
  威斯和魯格斯也沉默了下來,片刻后威斯說道:
  “柏兄既然有此想法,何不到北方去?豈不聞人說‘北方多圣域’?”
  魯格斯也點頭說道:
  “沒錯,至少來年的‘帝國競技日’我可是不想錯過的,就算沒有資格,去看個熱鬧也是好的。”
  柏伽苦笑道:
  “北方多圣域,話是不錯,不過反過來說,象我們這種沒有根基的外鄉武士,想要在北方大省甚至京城里混出個名堂來可是太難了。”
  “北方高手實在太多了,莫說大劍師或大武師,便是圣域也隨處可見。尤其想到圣京城里,那號稱‘帝國之圣劍’的,全由圣域組成的圣騎士團,真是想想也讓人灰心喪氣。”
  頓了頓,瞥了一眼身旁的艾,續道:
  “至于‘帝國競技日’,去湊個熱鬧倒也不妨。不過,幾位可聽過‘暗黑圣域’這一說法?”
  “暗黑圣域?”
  威斯和魯格斯異口同聲地驚問,畢竟能成為圣域者,無一不是聲名顯赫,地位超然,在一般人心目中怎么也和黑暗聯系不到一起去。
  “暗黑圣域,即是行走于黑暗中的圣域,”
  柏伽一臉肅穆地說道:
  “這還是極機密的事,我也是不久前才從一個特別的朋友處得知:據說北方有一伙特別的殺手似的人物,出沒于黑夜之中,行事詭秘狠辣,從不留活口;有高手從事后的蛛絲馬跡推斷,出手的人身手都達到了圣域!”
  似乎是震懾于這一則駭人的消息,臺上的氣氛沉寂了下來。
  柏伽站起身,走到窗前,凝視著窗外緩緩流淌的流花溪,片刻后,或是為了轉移話題,似又是有感而發:
  “小小的一條流花溪,寬不過數丈,居然就將偌大的雪梵分隔成天地之差的兩個地方,真是令人感慨。”
  “南邊有多少人每日里拼死拼活,百計掙扎求存;而過了花溪,這一邊則天天歌舞升平,安然享用那邊供奉的美酒美食。”
  威斯淡淡道:
  “人各有別,這事自古以來就是這樣,柏伽你又何必這么多感嘆。”
  柏伽轉回頭,臉上浮現一絲笑意,看著威斯緩緩說道:
  “威斯大哥說得沒錯,貴賤之別古時候就是如此,卻不應是生來就有?當年開國大帝圣凱尼恩一世也是出身微末,有感于當時上層貴族的腐朽沒落,以絕世天資橫掃天下,隨后廢止奴隸制,限制貴族特權,規定帝國公民無論身份高低,權利平等;現在城北的這些老爺們,其祖上還不是當時依附圣凱尼恩大帝的平民甚至奴隸,想不到短短數百年之后,貴族和平民的區分卻是又回到原來的樣子了。”
  威斯眉頭一皺,冷然道:
  “柏伽你好像對時局很不滿意的樣子,你我都只不過是小小的平民,還是莫談國是為妙,否則只怕會招惹麻煩。”
  柏伽啞然失笑道:
  “小弟也只是一時有感而發,那里稱的上談論什么國是。我只是一直覺得,大家都是底層的冒險者出身,深諳個中的艱苦,理應互相團結扶持才是;象兩位雖然現在依附上了西戈魯家族,看上去顯赫,說道底還是供人差遣的打手,為貴族老爺的好處賣命而已。還是我這個跑單幫的小傭兵自由得多。”
  在一旁的魯格斯一直不太聽得明白兩人在爭論什么,此時卻插入道:
  “嗯,我們冒險者出身的,自然應該團結,這是怎么也不會有錯了!”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