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花溪游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第二天,奎斯特果然尋機前往拜訪了楓羽.休緹。
  這位大公爵的世襲封地雖然在北方,雪梵城居然也有他私密的的別院;別院位于山腳的另一側,占地不大,卻是十分雅致。
  奎斯特與楓羽密談了半個時辰之后,滿臉笑容地走出會客室,徑自離去,留下早已得到囑咐的艾和另一名武士涂磊。
  當艾隨后走入會客室時,楓羽懶懶地躺在沙發上,手里轉著一支精美的水晶酒杯,斜眼瞄著門外離去的奎斯特的馬車,似是自言自語地說道:
  “這位奎斯特大人還真是有心,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啊?”
  見到艾默不作聲地走了進來,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道:
  “本來我是不喜歡有什么護衛的,可是為了讓這里的主人放心,又聽奎斯特伯爵說是你之后,我倒改主意了。”
  “以昨天來看,你還是個蠻有趣的人,如果真得有個護衛的話,你還是個不錯的人選。”
  這位出身于北方數一數二的豪族,本身更是當今帝室天潢貴胄的公子哥,說起話來卻是隨和得很,絲毫沒有一班貴族子弟高高再上,頤指氣使的習氣。
  近距離看著楓羽.休緹俊美的臉龐和似有魔力的雙眼,以艾的冷漠心性亦不由得有一種驚艷的感覺。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個男子可以長得如此俊美,又兼有天生灑脫不羈的氣質,使人不覺得脂粉氣太重。
  楓羽有一搭沒一搭地隨便閑聊了幾句,望著院外明媚的陽光,伸了伸懶腰,道:
  “人的一生是多么地短暫和苦悶啊,怎么好辜負這么美好的陽光呢?”
  起身施施然走向后堂。
  一旁角落里坐著的蘇宛朝他白了一眼,說道:
  “是去偷偷赴米爾頓男爵夫人同游流花溪的約吧,人家昨晚都聽到了呢。”
  “男爵夫人雖然風流嫵媚,可也要小心被人家丈夫發現哦?”
  楓羽失笑道:
  “你的耳朵倒是挺尖的,怎么就沒聽到米爾頓夫人只是轉達男爵的邀約呢?”
  廳里的氣氛因楓羽的暫時離去而冷清了下來,蘇宛伸手撥動了身邊的冰絲七弦琴,試圖打破周圍這令人難受的寂靜。
  然而琴上紛亂的音符,卻揭示了奏樂人心中的煩躁。
  停下手來,迷離的眼眸瞥了一下一旁靜立著的艾,似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男人是不是都是這樣貪婪的?”
  “喂,我問你呢!”
  艾這才平平淡淡的說道:
  “蘇宛小姐既然已經知道,又何必多此一問呢?”
  蘇宛略感詫異,款款扭動腰肢走到艾的身前,行動間有意無意地帶上了擅長的妍魔舞的魅惑味兒。
  一會兒,看著仍是呆站著,不為所動的艾,這才如花枝亂顫般的笑了起來:
  “好像還真是個有趣的人呢。”
  一角的七弦琴響了起了,補上了剛才蘇宛沒有彈完的曲子。
  抬起頭,看見換了一身休閑便服的楓羽站在琴邊,微笑著看著自己。
  蘇宛的臉上浮現出發自于心的喜悅,快步走了過去,倚靠在楓羽懷里,低聲輕笑地的說著什么,不時掃過艾幾眼,顯然是談著剛才和艾的短暫交流。
  楓羽道:
  “我可得走了。”
  伸手取出一大疊做工精致的拜貼,苦笑道:
  “我的人生可不想浪費在這種無聊的拜會上,還好有你可以幫我;不過也是應該的,這里一半以上的人,我猜都是以見我為名,實際上是為你而來呢。”
  不理蘇宛的嬌嗔,吩咐這里的管家安排馬車,另外吩咐道:
  “我不喜歡人多,隨從的護衛只要這位新來的艾和那個熟悉雪梵的涂磊就夠了,其余的人都留在莊園里侍候蘇小姐。”
  馬車一路沿著平整的官道徐行,經過狄更斯城堡和附近的貴族聚集區時,來往的各式車輛逐漸多了起來,見到這輛由兩匹馬駕著的雪白馬車,都主動退讓,讓人不由得贊嘆雪梵城里消息傳播之迅速。
  只是一夜間,這里大大小小的貴族們顯然都知道了“帝國郁金香”的大駕光臨。
  又行了片刻后,馬車離開官道,走上了通往流花溪的小路。
  雖然已是冬季,臨近歲末,白天里卻感覺不到絲毫的寒意。正午暖暖的陽光透過道路兩旁的綠樹灑下來,斑駁一片,使人錯以為仍是在春季。
  穿過不甚茂密的樹林,一片小小的草地邊上,已經停著一輛豪華的馬車,以及十來個貴族人家的隨從。
  一個身著華麗宮裙的女子站在草地中央,身后的侍女斜打著一柄絲質花傘。草地后的流花溪上,一艘小巧精致的花舫停靠在岸邊。
  看見楓羽.休緹走下馬車,女子巧笑嫣然的迎了上來。
  楓羽彎腰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柔聲道:
  “楓羽失禮,讓夫人久等了;米爾頓男爵沒有來嗎?”
  女子哂然道:
  “他呀,忙著今晚的宴會,可沒空呢。”
  接著低聲媚笑道:
  “你難道真的想他在這里嗎?”
  伸手,自然地挽住了楓羽的左臂,道:
  “我們走吧,這里往下,可是流花溪最美的一段景色呢。”
  轉過身來,對身后諸人吩咐道:“你們就留在這里。”
  見到艾像是沒聽到一樣,仍然跟在楓羽的身后,女子臉上登時覆上了一層寒霜,冷哼了一聲。
  一旁的楓羽見狀,笑著對艾道:
  “如此良辰美景,你也不妨自去享受人生;不必跟著了。這么多人看著,也不用怕我走丟了。”
  女子拖著楓羽徑自登上花舫,半路尚可以聽見不滿的嬌嗔傳來:
  “何必對這樣的下人如此客氣?”
  花舫沿著流花溪緩緩下行,不時有笑語低吟從溪上傳來。
  岸邊,兩輛馬車和一行侍女護衛則遠遠跟在后面,似怕驚擾了船上人的游興。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