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夜談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森林間的夜色來得特別迅速,太陽剛一落山,濃黑的夜幾乎立即統治了整片大地。
  眾人匆匆行了約十余里地,在河岸的一側找了個相對空曠的高處扎營,解下翼角獸聚成一群拴在一旁草地上,九輛馬車環環相扣聯成一排護衛住營地一側。
  安頓好傷者之后,赤風赤雪兄妹率領幾名護衛到營地外設置暗哨和警衛措施。
  草草食用過干糧后,艾在臨時營地一側找了個空地躺了下來,背后藍布包裹的舊鐵劍解下,連鞘枕在腦后,仰望著深遠的天穹上的星星。
  這已成了艾的習慣。
  新得的黑色長劍則放在身側右處,伸手可及。
  營地外此時傳來一陣低微的蛙鳴聲,鳴聲如鈴,四角皆有,以一種特別的節奏相互呼應。
  “古怪,雖然這里是河床,但是干涸已久,怎么會有蛙叫聲?”艾的手伸向了劍柄。
  一個人影踱步過來,正是弗雷頓,開口道:
  “這就是傳說中鄂爾克斯人飼養的盲鈴蛙了,據說這種蛙雖然看不見東西,但是五丈外一只小蚊子飛過也瞞不過它的耳朵,是鄂爾克斯人用來防范黑夜林間猛獸突襲的秘技。”
  “克林魔黑夜的潛蹤伏擊據說能瞞過圣域人物的耳目,卻決瞞不過盲鈴蛙。”
  望著艾投過來探尋的目光,弗雷頓搖頭苦笑道:
  “我可也從來沒見過這種神秘的蛙類,鄂爾克斯人設置這種東西時候是不讓任何人接近的。”
  找了個土墩坐下,弗雷頓的眼光落到艾手旁的黑色長劍。
  “這柄便是今日斬殺七首巨虺的劍吧,應該是一柄難得的好劍,不知可否借我觀賞一二?”
  艾淡然一笑,舉手將劍遞給弗雷頓,另一只手枕到腦后。
  弗雷頓拔劍出鞘,放在眼前細看,黑夜似乎未能掩去黑色長劍的鋒利,冷厲的劍刃散發出瘆人肌骨的寒芒。
  “好劍,此劍絕非凡品,材質我也不認得。。。不知何名?”
  “。。。破甲。”艾稍稍猶豫了下,才道。
  “破甲,好,這劍鋒這么鋒銳,便是鐵甲亦當是削鐵如泥吧。”
  還劍入鞘,還給艾,弗雷頓話鋒一轉,道:
  “今日您劈刺那頭七首巨虺的一劍,角度似乎刻意稍稍偏斜了一點,不知何故?”
  艾深邃的雙目射出厲芒,冷冷看向弗雷頓。
  “不要誤會,我雖然手無縛雞之力,也不怎么用劍,不過自幼頗好劍術,您或許知道,在北方那些城市里,大小貴族們最喜歡紙上談兵的討論劍術,我這個小商人也只是附庸風雅,倒是結交了不少有名的劍客,看得多了,自信還有一點眼力的,剛才一問純是好奇。”
  收回目光,艾淡淡道:“蛇性最長,斜劈才有把握砍斷它的頸椎;那一劍如果順勢直刺,雖然簡單,但即使中劍,那怪蛇也不一定馬上就死。”
  “那一瞬間不是它死,就是我死了。”
  弗雷頓沉默半餉,眼中閃過復雜難明的神色,尋即斂去。
  “我見過很多劍手,其中不少是有名的大劍師,你是我見過最特別的的一個。”
  “赤風赤雪他們亦是高手。”
  弗雷頓起身走開,音低沉如同耳語聲音傳來:
  “不是說劍技,而是你那種臨危的冷靜淡漠,似乎不將生死放在心上,卻能做出最正確的判斷。這是天賦本能還是,真有人能那么不在乎生死嗎?”
  “我想,恩。。。如果有名師指點,你成為大劍師,甚至突破人體極限達到圣域,亦不是不可能的事。”
  “對比之下,赤風他們只是天生豪勇悍不畏死罷了,卻說不上什么冷靜判斷。鄂爾克斯人據說不可能成為圣域的,太勇敢的人活不太長久的。”
  天空中星辰逐漸繁密了起來,艾閉著雙眼平躺在地面,低緩的呼吸聲以一種奇異的節奏融入了四周的蛙聲蟲鳴,似乎已經進入夢鄉。
  夜色最深沉的時分,東面和南面的蛙叫聲忽地寂靜了下來,艾的呼吸節奏絲毫沒有變化,但是握著劍的右手卻緊了緊。
  不一會兒,蛙聲重又響了起來。
  直至天明,再無任何事情發生。
  接下來的幾天內,眾人繼續沿著河道向黑魔森林深處進發,河道漸漸濕潤,終于在翻過一道石嶺后,地下的溫熱河水噴涌出地面,再次形成了森林里的唯一的秘河,冷熱河。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雖然幾天里一路上眾人依舊會碰到不少黑魔林里的怪獸魔物,預計中的克林魔的再次的大肆攻擊卻沒有出現,只是偶爾一兩個落單的克林魔躲在暗處欲施偷襲,并沒有給眾人帶來多少麻煩。
  對此赤風亦是頗感奇怪不解。
  艾卻未有半點的松懈,幾天來,他心頭的那種壓抑的感覺仍然揮之不去,就仿佛黑暗中那雙窺伺著的眼睛仍無時不在緊盯著眾人。
  七天之后,走出一片密林后,一行人來到一處開闊的草地。
  這是一處夾在左右低矮的山坡間的平坦的草原,兩邊山坡上仍然是高聳的鐵杉,而草原上則遍地是及腰高的柔草,青青蔥蔥,連成一片,往前方舒展開來。
  冷熱河流淌其間,草原的中央有一個小湖,河水注入其中,色作謐藍,清澈見底。
  在黑色泥土和陰暗的鐵杉林中穿行跋涉了半個月后,來到此處,眾人不由得都是心情為之一松。
  弗雷頓坐在領頭的馬車上,抬起鞭梢遙指前方起伏的山丘,道:
  “我們快走了一半的路了,這兒應該是黑魔森林的中心,往前翻過那幾道山梁,大概再有20來天便可以走出去了。”
  傍晚時分,眾人選了一處平坦的石坡安營,解下翼馱獸,扣系好貨車,扎下簡易的營帳后,赤雪帶著幾個人牽著翼馱獸到里許外的小湖邊飲水,赤風則照常指揮著其余的眾人在營地四周設置警戒哨所和機關陷阱。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艾坐在一塊巖石上,看著眼前落日余暉中草原上的寧靜和閑適。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