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街邊的老者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夏末。
  紫石城。
  大陸深處,西南邊陲小城。
  青苔斑斑的石城門口。數株野槿花自在吐艷。
  花謝花開,依舊和五年前一樣的燦爛,仿佛歲月不曾在這里留下些痕跡。
  時間的流逝無痕,也僅在這里。
  一陣寂寥的冷風里,一身黑衣的艾穿過古舊的北城樓。
  背上依舊是洗得發白的舊藍黑布囊,同樣的一頭黑發下,瘦削的臉容上已然分明刻下了風霜的痕跡,曾經精靈的黑色雙眸中也只剩下深邃和冷漠。
  很典型的南方小城格局,一縱一橫兩條主干道貫通城中。
  城中行人很少,艾順著南北干道走著,快到城中心廣場處,向右拐入一條稍窄的小巷中,腳下因鋪設年久而松垮的青石板發出吱咯的聲響。
  前行百步,有一個酒館,挑在街心的木制店招上刻著劍盾的圖形。
  艾熟門熟路的走入酒館,徑直到柜臺前,屈指在臺面上敲了敲。
  正伏在柜臺上假寐的掌柜猛地抬頭,瞇起眼盯著來人,待看清是艾后,臉上堆起笑容,道:“原來是你啊。”
  今天不是每個月第一個水星日,酒館里空空蕩蕩的沒有幾個人,但掌柜的仍舊將艾帶入柜臺后的密室里。
  合上密室木門后,掌柜的斂去笑意,看著艾道:“怎樣?”
  艾不答,只是伸手從懷里取出了一枚綠色的指環,交了過去。
  掌柜的接過指環,湊著密室內昏黃的魔法銅燈的光芒仔細看了一會兒,這才笑道:
  “果然是青鉉金戒,不枉了我一直以來對你的信心。照你一向做法,該都料理干凈了吧?”
  艾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掌柜的展顏,回身在密室的一角內取出一個小皮口袋,道:
  “這次任務報酬,壹千枚銀胡子,都在這里了。”
  艾接過口袋,打開一條小縫,皮袋口里閃爍出點點金色光芒。
  “照老規矩,都折成了金盾,一共五十枚。”
  看見艾轉身要走,趕緊問了一句,“過兩天就是水星日了,要不要我幫你留個好任務阿?這次應該仍有黑活。”
  “不必了,我會休息一段時間。”艾并不停留,徑直走出了密室。
  大陸上的冒險者公會,除了明面上在告示板上公示的任務外,多有經營些暗地里的任務,一般是因為委托者不愿公開透露任務的資料或內容;由于這些任務一般多是見不得光的,難度也通常很高,行里稱之為“黑活”;工會也只會私下選一些身手高明,信得過的老手來接,這些人通常叫“暗客”。
  這幾年來,艾的“黑衣劍客”的外號在附近一帶城鎮的冒險者里已有些小小的名聲,也是紫石城里的工會掌柜的熟客了。
  這次接的黑活卻不是一般的黑活,是殺一個人,一個“暗客”。一個據說是接了個黑活,卻昧下了任務物品“青鉉金戒”和大筆的預付傭金的“暗客”。
  走出酒館,望了望門口在陽光下略有晃眼的店招和身后黑洞洞的工會,艾閉上眼睛,眼前卻浮現出死在自己劍下的那個暗客猙獰絕望而血淋淋的面孔,沒來由的感到一絲淡淡的倦意。
  工會所在的的小巷子周圍都是一些出售武器裝備藥品的鋪子,這也是大陸上基本的慣例,艾隨意逛了幾家,卻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艾想要一柄趁手的短劍,最好兼具鋒利和堅韌。原先的那柄已經在城東的密林里折損了;而這里的鋪子里只有一些普通的貨色,雖然是精鐵所制,用于戰斗的話卻頗易損裂折毀。
  像紫石城這樣的小城里自然沒有北方大鎮中才有的大匠所制精品,更不會有傳說中只有上古精靈族才會鍛造的,傳言中的神兵利器。
  從小背著的那柄舊鐵劍,艾曾經反復的研究過,只是除了發現表面上的鐵銹似乎少了點外,再也沒能看見記憶中的藍色光芒;絕大多數時間只能當作一片厚鐵片使用,這劍卻十分堅韌,怎么砍劈也不會損壞,連上面的銹跡也沒磨掉多少。
  從小巷往左穿出去便是城心廣場,從這里已經可以隱約看到陳舊的泛著黃銹的圣.凱尼恩大帝的銅雕像,雕像前的噴泉在斜射的陽光下,撒出一串七彩的光芒。
  小巷的兩邊零零星星的擺著幾個地鋪,陳列著些刀,槍,劍和盾牌等物。艾知道這通常是些落魄的冒險者收集了些廢棄的兵器武具等物,修修補補后再次出售,聊以為生。
  不過如果攤主的眼力和手藝都不錯的話,有時還是會有些好貨的,當然是和其價格相較而言。
  艾對武器并不是很挑,只要好用就行,左右都是些普通的消耗貨色,他也不介意在地攤上看看二手貨。
  正對著廣場噴泉雕像的石墻腳下有一個地鋪,上面擺放著幾柄長短不一的鐵劍和肩甲護心等防具零件,雖然多有破損,仔細看下可以看出其原來的本質都還不錯,損毀處亦多無礙其使用。
  攤主是個衣衫襤褸的老者,瑟縮在墻腳的陰影處。看到艾的眼光掃過自己的鋪子,忙弓起身,伸出左手操起一柄一臂長的短劍,沙啞著聲音吆喝道:
  “年輕的勇者啊,看看這柄科斯精鐵礦鍛制的短劍吧,這可是難得一見的好貨色,只要六個胡子。”
  艾的瞳孔一瞬間收縮了一下,盯著老者伸出在陽光下的左手;纖長黝黑的手指熟練的握住劍柄,虎口處有明顯可見的繭痕。
  目光隨即掃向老者的右手,雖然仍在陰影里,仍然可以分明的看出從齊腕處至上臂處有一道及其可怕猙獰的傷疤,應該是斬斷了整個上臂的經脈,以至于露在破爛衣袖外的手臂干枯瑟縮得只剩下骨頭和一層樹皮般的老皮。
  “老丈,可有時間喝一杯麥酒嗎?”艾默然良久,說道。
  城心廣場的一角有一個酒店,就小城的水平而言,其裝飾陳設算得上是頗為華麗;鑲著琉璃的拱門口甚至有小城唯一的馬車道,供身份高貴的客人拴停馬車之用,其上則是一個銅質的店招,刻著“老亨利的酒店”,背景花紋則是一對小羊角。
  酒館名字頗為土氣,倒是恰如其分的體現了鄉下人的眼光和閱歷,在紫石城里卻是最好的酒館了。
  老亨利的酒店里最出名的菜是一道烤小羊排,選用本地云芬草原特產不滿周歲的山羊腰脊上最嫩的一塊肉,加上采自南方黑森林原料密制的香料烤制,是本地甚至整個德爾加行省都聞名的美味;價格自然也不菲,一客便要一枚銀盾,幾乎是本地人一周的生活開支了,因此享用的多是外來的饕餮客。
  囊中多金的時候,艾向來不會虧待自己,每次來到紫石城,均會住在老亨利的酒店,也必然會點一客烤小羊排。
  選了一張靠窗的桌子坐下,艾招來伙計,先點了兩大札新釀的銀麥酒,自然還有兩客烤羊排。
  擺地鋪的老者坐在艾的對面,背上背著個破舊的大包,包著所有的二手武具,雖然仍是衣衫襤褸,奇怪的是并不顯得局促不安,又臟又瘦的臉容也頗為沉靜。
  伙計先送上來銀麥酒,裝在兩個大錫杯里,杯把上鑲著的銀飾由于年歲久遠已經開始發黑。
  老者取過杯子,鯨吸了一大口,然后回味般的長長吐了口氣,嘆道:
  “真是好酒,好久沒有嘗到銀麥的清香了。”
  銀麥酒是銀棠花配上精濾的上等麥芽濃汁精釀而成,一般要在酒窖里熟成數年后方可飲用,除了銀棠花混以麥芽特有的清香外,口味的濃郁渾厚也不是通常鄉野村間的粗劣麥酒可比的,當然價格也要貴上好許。
  老者又再大口喝了幾口后,這才頓下酒杯,開口問道:
  “年輕的勇者,可有什么要老頭子做的嗎?”
  艾不答,抿了一口銀麥,良久方道:“老丈以前也是練劍的?”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老頭子現在已經不能再用劍了。”老者緩緩地低聲答道。
  艾無語,事實上他只是看到先前老者左手抄劍的姿勢,心中隱約有所觸動,卻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著什么。
  “看他的手勢,這老頭以前應該是一個及其出色的劍手,不過和我也沒有什么關系。”艾心里隨意思量著。
  看著老者狼吞虎咽般的吃完整客羊排,又喝光了杯中的銀麥酒,滿意地打了個飽嗝,站起向艾躬身道:“年輕的勇者,多謝您美味的酒肴,如果沒有其他的吩咐,老頭子要告退了。”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