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爪痕


小說:天大劍大   作者:浮游的火焰   類別:異世大陸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7092/ 為您提供天大劍大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半夢半醒之間,不知過了多久,熟悉的心悸感覺倏地又襲上心來,艾驀地睜開眼睛,四野寂靜如初,星光遠黯,唧唧的秋蟲聲卻不知何故悄然而止。
  艾努力放輕呼吸,緩緩抬手,伸向腦后的劍柄,身體卻一動不敢動,只是稍稍側目,看向本的方向,卻發現本也已醒來,雙目炯炯的看著門口。
  屋外仍是寂靜無聲。
  兩人卻覺得似有一座無形的大石壓在身上。
  或只是短短的一剎那,又或是漫長似無止境的等待。
  突地心上的重壓忽然一松,四外的蟲鳴再次傳入耳中,兩人都不由自主地重重喘了口氣,才發現四肢已然僵硬,一身冷汗。
  秋深夜長,不知過了多久,到東方的魚肚白終于透入屋內時,本再一次從模模糊糊中驚醒,騰地躍起身來,環顧四周,隨后敲了敲腦袋,昨晚發生的事恍惚如在夢里。
  搖醒了太過緊張疲勞,此時尤在沉沉睡夢里的艾,兩人挪開封門的石塊,小心翼翼的走出門外。
  門外伯利爾已經到了,半跪在地上,臉色陰沉的看著設有陷阱的泥地。
  九星纏絲的陷阱機關紋絲未動,但泥地上,除了原來故意留下的淺淺的人的足印外,多了一行清晰可辨的巨大獸爪痕印。
  只是這行獸爪從村外行來,徑直伸向本和艾的屋門,最前的兩個爪印已然踏入了九星纏絲機關發動的范圍,離屋門只有不到兩丈之地,卻戛然而止,就此再無爪印。
  伯利爾緊皺眉頭苦思不解:
  “怎么會消失不見了?怎么會就這樣消失不見?”
  “已經進入了機關的范圍了,無論是往前竄也好,往旁繞開也好,甚至掉頭回走也好,必然會激發機關的,照理是死局了,可怎么會?爪印到這里就突然消失了?
  蹲在地上,反復的看著最前的兩個巨大爪痕,須痕宛然,有如刻在地上,鮮明的似乎要從泥地中跳出來,撲到伯利爾的臉上。
  驀地伯利爾跳了起來,在四周十余丈的地方仔細搜尋起來,甚至連兩人的屋頂也未曾放過,卻仍是一無所獲。
  此時眾人多已起來,圍繞在九纏絲陷阱周圍,議論紛紛,均是一臉迷茫不解。
  “好大的爪子啊,這頭狼人該有多大啊?”
  “看來這是一頭鬼狼吧,要不然怎么會突然不見的呢?”
  有人低聲說道。
  卡謬走上前來,臉色卻出人意料的不是想象中的難看,蹲下身來,仔細地看著泥地上的爪痕,半餉不語,又到村口,看了看狼人最初留下的不甚可辨認的零亂痕跡。
  拍了拍仍蹲在地上悶頭苦思的伯利爾,說道:
  “不必想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指著地上的痕跡,道:
  “狼人是極其狡猾敏感的,走到此處,不知如何,想必已感到危機,所以不敢再往前或其它地方挪步,也不敢用力跳躍;它只有一個可能可以逃脫:那就是,一步一步地順著原路,分毫不差的倒退回去。所以這里的幾個爪印要比先前的深上少許,是因為踩了兩遍的緣故。好個東西,果然狡猾。”
  說道此處,聲音低沉了下去。
  “還好老夫另有準備。。。”
  眾人眼前,自然顯現出這樣一幅景象:
  深夜里,一頭巨大可怖的狼人悄無聲息的潛到屋外,卻突然停步;良久后,又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順著原來的足跡退了回去,最后離開之前,還是用那雙可怕血紅的雙眼盯著屋里的兩個可口的美餐。
  眾人不由得一陣嘩然,上述景象確實不可思議,卻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這樣可怕的陷阱也沒有用,我們面對的還是野獸嗎?”
  這一問題不由得浮現于現場每個人心底。
  接下來的幾天,卡謬卻沒有采取進一步的舉動,每日里還是輪流派人到村外探察,卻都并不走遠,也都遠遠的繞開草木繁茂的密林和地形幽暗復雜處。
  幾天下來,村子四周的地形倒是摸得十分清楚;也砍伐下了些樹木,都運到村里,仍然以伯利爾為主導,繞著村子搭設了不少東西,說是用來加強村子的防御能力。
  或是因為如此,或是前車之鑒的緣故,這幾晚狼人倒是沒有再到村里來,只是每晚狼嚎聲仍是接連不斷,似乎是因為沒機會襲擊人群的原因,狼嚎聲明顯接近且密集,擾得眾人每晚神經緊張,難以入睡。
  這期間,崔絲蒂等人屢次找到卡謬,試圖問個究竟,老頭只是冷笑幾聲,讓眾人不必擔心,其自有計劃,崔絲蒂等雖是不滿,卻因亦是無法可想,又不敢單獨行動,只得罷了。
  又一天,秋日的夕陽照在村口,本和艾坐在剛搭好的木柵欄上,在地上拖出長長的影子。
  看了一眼不遠處盤坐在樹蔭下的卡謬,本輕聲問身邊的艾道:
  “你看卡老頭到底在打得什么主意?”
  艾凝神看著一動不動,似乎是塊巖石般的卡繆,答道:
  “不清楚,不過我總覺得他在計劃著什么東西,任務的時間過去快大半了,卡謬卻是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
  “我也是這么想的,對了,今兒早上后就沒見到郝克等人,真有古怪,卡老頭手下一個人都不在,連伯利爾也不見了蹤影,這兩天除了這些木柵欄之外,我看見他還建造了些奇怪的東西,似乎也沒見他用在村里。”
  兩人胡亂猜測著,卻總是不得要領。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