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不利


小說:公訴人   作者:克雷芒   類別:影視劇本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5698/ 為您提供公訴人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施亦豪嚇了一跳,“是她勾引我的。”
  “你撒謊,若是她勾引你為何又報警抓你?”
  “她想讓我娶她,我沒答應。”施亦豪繼續狡辯著,
  “你還在撒謊,你前面明明說你忘記發生了什么。”楊家銘的語氣讓施亦豪不知所措,左顧右盼,“當天晚上在酒吧更衣室里你是如何侵犯我的當事人的?”
  一旁看著的占元華沒想到楊家銘的攻勢如此猛烈,完全不像初出茅廬的律師,但是他不慌不忙,他深知游戲規則,如兩個實力差不多的辯論選手同場競技后發言的總會有,
  楊家銘問完后回到了座位上,換占元華問被告施亦豪,
  “施亦豪,當天晚上的場景你能想起多少?記得多少就說多少。”占元華說,
  “當天我和周允仁喝酒,看到賣酒的張欣妍就買了一扎啤酒,快喝完時我們又準備再買一扎,她走過來的時候摔倒在我身上,還把試喝的啤酒打翻在我身上,然后我們就去換了衣服,再后來我不記得了。”
  “你說她走過來的時候摔在了你身上?怎么摔的?”
  “我當時坐著,她人就面朝我摔了下來。”
  “你說她會不會是故意摔的?”占元華問完楊家銘馬上提出了反對,
  “反對,反對對方律師提出不合理的假設。”
  “我只是提出可能性,張欣妍做酒吧賣酒員已經個把月,各方面都相當熟練,怎么會無緣無故突然摔倒,而且摔在恰巧被她摔倒的人提出了侵犯控告。”
  “反對無效,被告律師繼續提問。”法官說完楊家銘坐了下來,
  “我也覺得奇怪,因為我們坐的地方是地毯,不會滑到基本。”施亦豪跟著編排好的臺詞說了出來,
  占元華也問完了,書記員讓張欣妍上庭,依然由楊家銘開始問,
  “張欣妍,你和被告之前有過交集嗎?”
  “有的,一個半月前他在酒吧里打過我,要我陪他們喝酒我沒答應。”
  “你沒答應他就打你,為什么?”
  “他毛手毛腳,我當時推開了他,他就打我了一巴掌。”
  “那就是說在這之前被告就已經企圖侵犯過你,不過被你拒絕,但是他打了你是不是?”
  “是的。”
  楊家銘回到座位,占元華繼續問,
  “張小姐,據我所知你的姐姐也曾在酒吧里賣過酒,而且也被侵犯過是不是?”
  “對,是被周允仁侵犯的。”
  “而且當時周允仁的辯護律師就是你現在的律師是不是?”
  “是。”
  “那我問你,那個案件你們已經拿到了賠償款,為什么你還會退學而繼續在酒吧里工作,你明知酒吧人蛇混雜,你是不是貪圖酒吧賺錢快。”
  “不是,我是想找到其他侵犯我姐姐的人,才在酒吧里繼續工作的。”
  “你撒謊,你從你姐姐身上看到了酒吧來錢如此之快,所以才會退學繼續在那工作,當天晚上你又遇到了施亦豪,覺得機會來了,在他酒瓶里下了藥,故意摔倒在他身上,,然后在更衣室里等著他,勾引他,是不是?”
  “沒有,你亂講。”
  “法官,這個酒瓶就是當時施亦豪喝的,里面提取到了一些藥物成分,可以讓人暫時思緒混亂做出并非本人意愿下的事態。”占元華說完把酒瓶交給了書記員,
  “反對,這證物之前不在證物單里。”楊家銘站了起來,
  “的確不在證物單里,因為沒人想到施亦豪是被下藥的,但是這里還有法醫的取證書,全部符合法律程序。”占元華步步緊逼,
  “反對無效。”法官看著酒瓶的檢驗報告,
  楊家銘坐下后看著張欣妍無助地看著自己,他沒想到對方有這個證據,為什么會在酒瓶里提取到藥物呢,占元華回到座位對楊家銘笑了笑,感嘆對方還是太稚嫩了;
  法官宣布休庭十五分鐘,之后繼續開庭,對方還有證人準備出庭,
  “欣妍,這怎么回事?”楊家銘點起根煙在休息室問,
  “我不知道,我沒下藥,他們冤枉我。”張欣妍急得快哭了,
  “你沒下藥,施亦豪自己下的嗎?”楊家銘有些急了,他有一點不信任張欣妍,
  “我和你說了我不知道,要么他下的藥,要么周允仁下的。”
  “周允仁?”楊家銘想不通了,這個證物的出現對張欣妍極其不利,他不知該如何逆轉現在的頹勢,十五分鐘過得很快,大家都回到了法庭上,
  占元華請出了第一位證人,由他開始提問,
  “證人,你在哪里工作?”
  “我在hayandnight酒吧里做服務員。”
  “你認識張欣妍和施亦豪嗎?”
  “認識,張欣妍是我同事,施亦豪是老顧客,經常會來喝酒。”
  “你能給我們形容一下你眼中的他們嗎?”占元華手放在桌子上準備傾聽證人的發言,
  “施亦豪平時出手很闊綽,小費也給得很多,大家都很喜歡施亦豪;張欣妍一開始是兼職,后來轉了全職,雖然年紀輕但是大大咧咧地,更衣室里換衣服也不太會避諱我們。”
  占元華問完后楊家銘走了出來,他知道很難問,這個人肯定被他們買通了,
  “你在這酒吧工作多久了?”
  “3年了。”
  “那你肯定知道這個酒吧的背后老板施亦城是施亦豪的哥哥吧。”
  “我知道。”
  “那么你前面所說的張欣妍換衣服不避諱你們,只能說明這是酒吧的沒有區分男女換衣間是不是?在女士換衣服的時候你們男的在旁邊,你們怎么不避諱,為什么反而說她大大咧咧的呢?”
  “這反正張欣妍看得不像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她之前還表示對我有好感,問能不能和我一起合租。”
  “你一個月多少工資?”
  “6000底薪不算小費。”
  “張欣妍賣酒一個月加上小費怎么也不會比你少,她如果是貪慕虛榮的人又怎么會對你有好感呢,正是如此說明張欣妍并不是一個貪慕虛榮的人。”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