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最后時刻


小說:穿越1841   作者:北風卷飛雪   類別:架空歷史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5377/ 為您提供穿越1841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戰場上靜悄悄的,雙方抓緊時間休息恢復體力。
  隨著馬匪發起猛烈進功,戰斗一下就進入白熱化,火槍帶起白煙彌漫,熱血流淌在雪地染紅白雪。
  空中箭矢劃破空氣化為一道道箭雨,刺入身體或車廂木板上,慘叫聲四起。
  等著馬匪們靠近百米之內,林總兵下令射擊。
  陣地前冒出股股白煙,火藥味飄散。
  沖在前面的刀客們像是遇到一道無形墻壁阻擋在面前,齊刷刷一排被彈丸擊中,慘叫著倒地。有的被擊中頭部,紅的血液白的腦漿飛濺到處都是,倒地氣絕。”
  也有的被擊中手,腿部位,慘叫著倒地,自求命大的可以熬過去傷勢感染的厄運。
  畢竟護衛們火槍實在太分散,不能密集一點的射擊給馬匪們帶來巨大打擊,刀客們在損失慘重之后還是沖到了車廂板車等組成的防御前,飛身而上開始和護衛以及臨時組成的“雜牌軍”展開了慘烈的肉搏戰。
  林總兵拿著大刀,和眼前的刀客展開你死我活的肉搏戰,幾個回合下來,林總兵也是渾身血跡,既有馬匪的,自身也是傷痕累累。
  刀客戰斗力還是很強大的,林總兵費勁力氣才斬殺了對戰的刀客,張望四周發現就這一會的功夫,刀客和馬匪人屠蘇七帶領著后續的匪徒潮水般涌上來。
  林總兵看著眼前一面倒的戰場,知道這面防御已經失手了,林總兵召集著身邊的護衛們,開始組織在一起,進行最后的抵抗。
  護衛們在林總兵的招呼下,慢慢退出防御陣地,開始聚集在一起,縮小防御面積,朝著最后的屏障亂石堆退守。
  馬匪頭子蘇七,展露出人屠兇殘的一面來,他大步向前,把那些還在頑抗落單的護衛,一刀砍下頭顱。接著繼續朝著下一個目標殺去。
  凡是人屠蘇七遇到的,不管是護衛還是車夫,馬夫等組織的抵抗力量都是殘忍一刀梟首,就連那受了重傷垂死的也不放過。
  很快這蘇七的殘暴行為引起雙方的注意,馬匪們歡呼叫好,開始學著蘇七的殘忍,殺戮著護衛和抵抗的雜役,有的一刀破開護衛們的肚子,看著腸子內臟等器官流出體外,那臨死前的慘叫聲,讓人絕望。馬匪們哈哈狂笑著朝著幸存下來的林總兵等圍殺過來。
  幸存下來的護衛雜役等,看著馬匪們施暴無不目呲欲裂,百戶牛進喜看著手下被蘇七砍了腦袋,死不瞑目的雙眼瞪視著自己,大喊一聲,舉刀就要沖上去和馬匪拼命,林總兵一把拽住他,勸道:“保護林大人要緊”。
  大家開始朝著最后的防線撤退,而另外兩面的護衛們也得到了林總兵要求撤回到亂石堆前準備防御的命令后,也都陸續撤回到亂石堆前開始布防。
  馬承宗看見一舉攻下了車廂防御陣地后,開始大喜過望,指揮著余下的馬匪們打馬吆喝著朝著攻下來的防御陣地沖去。
  此時亂石堆深處,林則徐來到夫人身邊,帶著微笑看著夫人,“如果這次不幸遇到不測,夫人你……”
  鄭氏夫人看著林則徐,緩緩開口道:“老爺,不必牽掛我已準備妥當,說著晃動手里的剪刀,語氣堅定地說,我陪老爺一起去。”
  林則徐大人露出少見柔情一面,看著夫人鄭氏,“都是我連累你和幼娘了。”說完轉身離開,只有眼角滑落的淚痕,流露出那份眷戀與不舍。
  鄭氏夫人看著老爺招呼護衛們,進行最后生死搏殺,不由淚濕衣裙。這也許是最后訣別吧!鄭氏夫人默默承受著。
  “娘”,一聲清脆呼喚聲,讓鄭氏夫人從夫妻訣別悲傷中緩過神來,回頭看見幼娘帶著玉兒跑了過來,身后跟著仆婦,神情惶恐不安。
  夫人鄭氏看著幼娘,攬她入懷又把有些不安的玉兒也緊緊報入懷中。低聲安慰著兩個不足十歲大的孩子,實在是心碎,想到抵擋不住馬匪的最后攻擊,兩個粉妝玉琢的幼女就這么跟著自己離開人世,以避免落入馬匪手中受辱,心中就是一痛。
  幼娘感覺到娘親的眼淚滑落在自己臉上,抬起頭看著娘親,安慰道:“娘,如有不測,女兒愿跟隨娘親一起作伴。”那懷中的玉兒也開口說道:“玉兒也隨著夫人一起,伺候在夫人身邊。”
  聽著兩個幼小孩子,表面必死的決心,鄭氏夫人更加緊抱著兩人幼小的身體,悲哀到心碎。
  三人緊緊相擁無語,仆婦和伺候夫人的婆子們,面色驚慌都知道最后時刻,護衛們擋不住馬匪,自己命運會十分凄慘,已經有婦女哭出聲來,還有些雙掌合十祈禱著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請您保佑……”
  面對著步步緊逼的馬匪,林則徐來到陣前,看著匪首蘇七,還在屠殺著受傷已經沒有還手之力的護衛和雜役,所有官兵此時同仇敵愾都有兔死狗烹的感受。
  還有火藥和彈丸的護衛忙著將火槍上藥,裝入彈丸拿捅條搗瓷,開始準備最后的射擊。
  沒有彈藥的護衛拿起佩刀開始做最后的戰斗準備。
  那些受了傷,被馬匪砍斷胳膊,腿的傷員,也拿起武器,實在沒有武器的,抱塊石頭懷著和馬匪們同歸于盡的念頭做最后一搏。
  馬匪們屠殺干凈了那些失去抵抗的護衛,以及拼湊起來的“雜牌軍”,揮舞著馬刀,面色猙獰朝著被圍困住的林則徐大人及護衛沖了上來。
  林總兵看著手下護衛們,此時連那包扎好傷口的馬老三兄弟,也緊握著手中大刀,抱著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的必死之心,怒視著黑壓壓圍上來的馬匪們。
  匪首馬承宗騎著馬,手下的馬匪們自覺讓出路來,此時的馬承宗心中暢快,眼看著對面被護衛們緊緊保護著的,林則徐仰頭長笑起來。
  此時的馬承宗只想馬上砍下林則徐大人的人頭,示好洋人,警告大清政府,提高自己馬匪知名度和正準備起事的云南回匪遙相呼應。
  只是天不遂愿,就在馬承宗揚手準備下達最后攻擊命令時,一陣清脆的馬蹄聲傳來。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