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再遇狼群


小說:穿越1841   作者:北風卷飛雪   類別:架空歷史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5377/ 為您提供穿越1841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受傷稍輕的王護衛臉色蒼白有些心有余悸給林總兵述說整個受襲的過程。
  原來王護衛一行四人開始出去尋找適合扎營地點時,雪下的不太大,大家順著官道朝前疾馳想盡快尋找個合適的扎營地點。
  離開車隊大約二十多里路時,雪下的越來越大,可見度也越來越低幾人尋到一個峽谷前,看見一處山坳還不錯適合安營扎寨,四人商量后決定留張老大馬三兩人在山坳撿拾些木柴,等車隊到了扎營地可以烤烤火暖暖身子。
  四人分成兩組,留下護衛張老大馬三兩人,就是那共騎一匹馬的兩個,張老大和馬三看著回去報信的王斌馬老四離去背影消失在風雪中,兩人說笑著將馬匹分別拴在選好安營地那兩顆樹葉稀疏凋零的樹干上,開始在附近撿拾木柴。
  變故突發先是拴著的兩匹馬開始不安的示警嘶鳴不己,張老大馬三兩人感覺不對各自朝著自己的馬匹跑去,沒等他們跑到馬匹前,忽然幾頭牛犢子般大小的惡狼開始襲擊張老大馬三合他們的馬匹。
  張老大先一步跑到戰馬前拔出腰刀揮刀砍死一頭襲擊馬匹的惡狼救下了自己的戰馬,張老大飛身上馬發現襲擊他的狼群開始撤退,朝著馬三及偷襲得手一擊斃命的馬尸跑去。
  騎在馬上的張老大從馬背上取出弓箭,射翻了正在攻擊馬三的惡狼救出馬三,兩人合騎一馬朝著來路飛馳而去,也是命好張老大馬三被惡狼追著跑了五六里地,在馬匹力竭前,遇到回去報信的王斌馬老四二人,四人三匹馬開始擊殺惡狼近身刀砍,遠了用弓射,四人跟狼群周旋搏殺正有些迷失方向時,看見了林總兵發射的爆竹,這才找準方向逃了回來。
  林總兵聽王斌講述后看了看天色,詢問王斌還有多遠到扎營的地方,這才下令吹響號角,提醒護衛們小心戒備。
  林總兵快步到林則徐大人車架前簡單稟告狼群襲擊的前后經過。辭別林大人帶著護衛來回巡視車隊,通知大家提高前行速度。
  趕了兩三里路不時看見路邊倒斃的狼尸,狼尸插著羽箭有的被開膛破肚,由此看王斌護衛四人的處境當實已經很危險了。
  大家沉默趕路,看著只剩皮毛白骨的狼尸,它們被四個護衛擊殺又遭饑餓地同類給蠶食只留下皮毛和白骨。
  大家看著白骨心里產生恐懼的感覺,白羽看見這些狼尸心里也害怕的,看看身邊小蘿莉幼娘又強自撐著,白羽明白自己露出害怕的神情,幼娘會更加害怕緊張。
  白羽干脆拉著幼娘,窩在被窩開始給林幼娘講故事,這次講的是那人猿泰山的故事,漸漸地幼娘被故事里的泰山所吸引住,不像平時老是打斷白羽問問題,這次聽的很是仔細。
  當聽到泰山開始慢慢長大在那原始森林中,把欺負他的動物通通踩在腳下后興奮的小臉通紅。
  故事講述一大半泰山的結局還沒講完,車隊就到了扎營的山坳。
  白羽不得不告訴幼娘等明天上路的時候接著講結局,哄勸著幼娘一起下了馬車。
  山坳雖然遮擋住呼呼的西北風,但還是及寒冷,大家手腳麻利快速的搭起了林大人和夫人的帳篷了。
  白羽看著搭建好的帳篷帶著幼娘來到林夫人的大帳將幼娘交給林夫人照顧,才告辭離去。
  峽谷里西北風被山體阻擋小了很多,雪還在下,不大功夫帳篷頂上被白雪給覆蓋。四周白茫茫一片。
  大家怕冷周圍的樹枝和可以燒的干草全部收集起來。白羽打量眼前的山坳,山坳地勢呈靠背型被后是有一二十米高的垂直山崖,兩邊也是呈垂直的形式,如椅子左右靠臂但有微微斜坡,大家都沒在意這個細節。
  車架和馬車被圍在正面一圈,車底被樹枝塞堵住,白羽發現古人很有智慧。
  在離帳篷十米左右的距離開始擺放三層木柴,這是防狼群襲擊的有了這三層防火圈,可以遠距離使用弓箭點火阻殺狼群,火堆可以起到照亮阻止狼群的襲擊作用,動物對火有天生畏懼。
  大家忙完,天色漸漸黑暗下來,由于護衛被狼群襲擊受傷,大家興致不高,吃了晚飯沒事就鉆進各自的帳篷早早休息,需要值夜的護衛們按照排班開始巡邏,其他護衛抓緊時間休息。
  白羽和林大哥一個帳篷,平時跟福伯在一起,今天遭到狼群襲擊傷了護衛,福伯就住到了郎中那里方便遇到緊急情況好處理。
  白羽住的帳篷里林大哥后半夜值守,就早早就休息了。白羽見林大哥躺下后,沒一會的時間鼾聲大作。無奈看了一眼林大哥搖搖頭到自己床鋪前,才注意到自己床鋪邊放著個樟木大箱子。
  箱子沒有上鎖,大概有個五十來公分長四十公分高四十公分寬。白羽很好奇打開看了一眼,里面放著一件毛皮短敞還有些零碎東西。
  白羽沒了興趣躺在床上,此刻無比的懷念手機和電腦的時代,現在這樣日子單調無聊沒有一點點的娛樂活動。白羽使勁的懷念著自己穿越前的世界,白羽沒有發現,自己頭頂部有一圈淡淡的弧光在油燈下并不顯眼,那道弧光太淡太淡,幾乎難與察覺到。
  白羽想念后世電腦時代的郁悶下迷迷糊糊睡著了,連林總兵起來幫他蓋了被蹬開的被子都沒察覺。
  直到突然響起一陣凄厲的狼嚎聲把白羽給驚醒,白羽迷糊著不知身在何地,就聽見一陣陣的窸窸窣窣的聲音,白羽覺得自己汗毛都豎了起來,幸好林大哥職守出去時沒有吹熄燭火。
  白羽仔細聽著外面傳來的聲音此時聲音清晰伴著踢踏踢踏的腳步聲,白羽清醒了,這是幼娘跑步聲這么晚幼娘怎么來了,白羽隱隱約約還聽到了幼娘的哭泣聲音。
  白羽慌亂了趕緊起身,連鞋都沒來的急穿急忙跑出了帳篷,外面已經是白茫茫一片,雪還在下只不過沒那么大了,風好像停了。
  借著雪光的亮度白羽看清楚了,正在往這奔跑的小身影不是林幼娘又是誰。只是在她身后十幾米的黑影是誰,白羽喊著幼娘別慌快過來。一邊仔細的看著幼娘后邊的黑影,在積雪反光下,白羽看清楚了是頭狼。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