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獲救


小說:穿越1841   作者:北風卷飛雪   類別:架空歷史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5377/ 為您提供穿越1841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隨著娘親入土為安,姐弟倆哭的肝腸寸斷,玉兒想著一會回了客棧自己將被人牙子領走,今后和弟弟將生死兩茫茫,不禁摟著弟弟白羽慟哭起來。
  雖然玉兒希望時間變得長一點,過得慢一些,這樣可以和弟弟多相處一點時間好給弟弟更多的叮嚀囑咐。
  看著弟弟毫無所覺沉浸在失去娘親的悲傷中,等會自己被人牙子領走之后,弟弟將短短時間失去兩位最親的親人時,不知道弟弟能不能挺住失去親人的痛苦悲傷呢!想到這玉兒眼中淚珠大顆大顆的滾落下來。
  玉兒帶著弟弟在娘親新墳前跪下,和弟弟一起給娘親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玉兒拉著弟弟讓他面對著娘親的慕碑,玉兒捧著弟弟的臉龐,羽兒你現在記住姐姐的話,聽到了嗎?一定要記住姐姐現在說的話,如果羽兒和姐姐走散了分開了,那么十年之后我們約定十年之后的今天在娘親的墓前重聚,誰也不能毀約,羽兒你記住了嘛?
  白羽抬頭看著姐姐白玉娥,臉上一片茫然,姐姐我們在一起,不會分開……話音未落,姐姐拍的一巴掌打在白羽臉上,白羽吃驚的看著姐姐,臉上雖疼卻不敢開口哭泣,怕惹姐姐傷心!
  但是姐姐卻臉色蒼白語氣嚴厲的苛叱著白羽,你記住姐姐的話沒有,白羽看著姐姐蒼白的面容,自己臉上的疼痛早忘在一邊,點點頭回答著姐姐,我記住了!
  “那你把姐姐說的話重復一遍,要認真的記在心里,千萬不能忘記”。
  “如果羽兒和姐姐走散了分開了,那么十年之后我們約定十年之后的今天在娘親的墓前重聚,誰也不能毀約”姐姐對嗎?白羽小心翼翼的問著姐姐。
  看著弟弟小心模樣,白玉娥心中陣陣心疼,但她不得不板起臉,今天是七月十七日,十年后的今天我們不管誰先到了娘親墓前,都在這里等著對方,一定要記住!
  白羽點頭,姐姐我記住了姐姐放心吧!羽兒已經記在心里在也不會忘記。玉兒伸手撫摸著弟弟臉上的巴掌印,心疼的問著,羽兒還疼嗎?弟弟搖了搖頭,姐姐不疼。
  玉兒臉上淚珠再次滑落,用手揉著自己弟弟的頭,小聲說:“羽兒記得姐姐在你貼身的衣物里縫著二兩碎銀子,千萬不能丟了等到最困難時取出來,知道嗎?”。
  姐姐我知道了,你干嘛在我衣服里藏著銀子呢?玉兒摸著弟弟那廋小的臉龐,羽兒你要記住,在你沒飯吃最最緊要時,才能取一點買吃的啊!千萬別花完了,也別掉了記得嗎?我記得了姐姐,白羽脆聲回答
  姐弟倆來到娘親的墳前跪下叩頭,姐姐玉兒嘴巴蠕動,希望娘親在天有靈一定保佑弟弟,讓弟弟平平安安成長他日姐弟重聚在娘親墓前。玉兒在娘親墓前祈求完后,拉著弟弟的手把四周環境深深印記在腦海里,隨后拉著弟弟一步三回頭的朝著客棧走去。
  和老掌柜還有幫忙的伙計回到悅來客棧,日頭也到了正午十分。前日付了銀子的人牙子也趕著馬車來客棧等著白玉娥了。
  看到即將要和唯一的親人分別在即,玉兒心中酸苦無依。玉兒還沒來得及告訴弟弟羽兒事情的實情,那人牙子已經大步來到了玉兒面前。
  人牙子看著白玉娥,在次點了點頭,果然是個美人胚子,小娘子你現在娘親的后事也了了,跟我們走吧?說著伸手拉著玉兒朝外面的馬車走去。
  白羽看著一位陌生人拉著姐姐要離他而去,立即沖了上去先是使勁掰那拉著姐姐的手,看著沒有力氣掰開,白羽急了張開小嘴朝著那人牙子手上咬去。
  啊……那人牙子慘叫一聲,甩著手看著手上的牙印,大怒的斥罵著白玉兒,你這死妮子怎么反悔了嗎?我們可是白紙黑字寫的契約,現在后悔晚了。
  那人牙子一揮手從馬車上跳下一個面貌兇狠的惡漢,快步走到白玉娥身邊,一把抱起白玉娥把她塞到那車廂里,把車廂門從外面反鎖上,那人牙子看到弟弟白羽邁著小腿朝著馬車追去,上前一腳踹倒白羽,緊走幾步之后就跳上馬車,惡漢揚起馬鞭,那馬車動了起來朝著西安古城而去。
  白羽看著姐姐在自己眼前被壞人帶走,但他小小的身軀毫無辦法只是那雙眼閃爍著憤怒的光芒,追著上了官道的馬車,嘴里凄厲的喊著姐姐……姐姐……
  那馬車廂里的玉兒在車廂狹小的窗口上,喊著弟弟的名字,已經泣不成聲。看著弟弟不屈的追趕著馬車,玉兒開口大聲安慰著弟弟,羽兒記住姐姐給你說的話,十年之約……
  白羽像瘋了一樣,邁著那短腿追趕著馬車,在他憤怒和情急之下奇跡般的追上了馬車,剛想攀爬上去,結果被那趕車的惡人揚起馬鞭抽在頭上和頸背處,白羽顧不得那頭上和頸背處傳來火辣辣的疼痛,繼續攀爬著馬車想搶回自己的姐姐。
  白羽拉著車轅跟著跑了幾步調整了自己的步伐,剛準備跳上馬車時,那趕車的惡漢子飛起一腳,可憐白羽雙腳離地剛飛身要跳上馬車時,被那趕車的惡漢踹個正著,那小小的身子翻滾著跌落到官道上,頭部在那官道石頭上碰的血流如注。白羽揚起頭看著飛奔而去的馬車,嘴里撕心裂肺的喊叫了一聲姐姐,就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遠處悅來客棧的老掌柜和伙計們同情地看著眼前的一幕,都搖著頭給慢慢圍聚而來的客官和路人們講述著姐弟倆人的遭遇。
  人們聽到兩個五六歲大的姐弟,為了安葬娘親,姐姐賣身葬母時都伸出大拇指夸贊姐姐孝順弟弟仁義,大罵世道險惡。
  大家議論紛紛時,從城里出發走到近前的車隊看見那趴在地上的小身影,趕車把式拉住馬車。車隊停了下來。車簾掀起一位五十多歲老者探出頭來,沉聲問道:“何事停車?”聲音不怒自威。
  那車把式開口回答著,老爺這官道上躺著一孩童,大約五六歲大點,渾身鮮血的。車廂里稍沉默了一下,接著嘆息一聲,吩咐那車把式先去救人,打聽一下發生了什么事情,在來稟告。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