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賣身葬母


小說:穿越1841   作者:北風卷飛雪   類別:架空歷史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5377/ 為您提供穿越1841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在古城外客棧的柴房里,那曹氏婦女已經到了臨終之際,男孩羽兒看著娘親臉龐上那異樣的紅色,大概心里也知道了母親即將不久于人世,那眼眸臉龐如母親般,只是多了稚氣和堅毅。
  男孩只有四五歲的樣子,這會拉著娘親的手,眼眸含淚但語氣像是個小大人般,娘我記得娘說的話,怕娘不相信自己,我乃徑川白家村人氏,我爹白世杰我娘曹氏,姐姐白玉娥,我身負血海深仇,仇人面有刀疤頭上有狼頭刺身。娘兒記住了,我一定聽姐姐的話。
  那稚氣未脫的童音讓人聽了辛酸,曹氏看著如此懂事的一雙兒女臉上笑容彌漫,在次帶著不舍撫摸著兒女的臉龐,隨著最后一絲力氣用盡,曹氏的手臂無力的垂落,帶著無盡的眷戀和對兒女的憐惜撒手離世,那雙漂亮的杏眼卻沒有閉上。
  玉兒看著娘親逝去摟著自己世上唯一的弟弟,抱頭痛哭一時間柴房里悲聲連連,姐弟倆伏在娘親尸體上哀哭不斷,過了許久那破桌上的蠟燭也化為燭淚漸漸熄滅。
  玉兒摟著弟弟依偎在娘親尸體旁,把放在娘親枕邊上的一把梳子取到手中,這是一把做工精細雕刻著精美紋飾的桃木梳子,也是娘親唯一的遺物。
  玉兒把那梳子在手心里掰成了兩節,其中一節收入懷中,把梳子的另一半找了根細繩栓住梳子后幫著弟弟掛在了脖子上。
  羽兒,娘親如今以逝去這世界只有我們姐弟倆相依為命,這梳子是娘親留下的唯一遺物,姐姐留下一半,這一半你要保存好這是娘親留給我們唯一的念想,帶著娘親的味道,如果你遇到大事或者想念娘親時可以拿出來看看,就像看到了娘親一樣。
  白羽低頭手里撫摸著半截木梳,聞著木梳上帶著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娘親的體香味,白羽點點頭,姐姐我記住了,我會好好珍惜的。
  姐弟二人抬手撫摸著娘親的臉龐看著像熟睡過去的娘親面容,用盡全力想記住娘親的容貌,姐姐玉兒對著娘親開口說道:“娘,您放心去吧!女兒一定會照顧好弟弟,您就安心吧!”說完在娘親死不瞑目的雙眼上一抹,那曹氏婦人睜開的雙眼閉上了。
  這一夜幼小而孤苦伶仃的姐弟倆人偎依著娘親那已經冰冷的身體,哀哀慟哭最后在傷心勞累過度之后沉沉昏睡過去。
  柴房外夜以深沉,夜空中的明月也仿佛不忍看到這姐弟倆的凄慘模樣,躲在那厚重的烏云后在不露頭。
  天色漸漸發亮,東邊漏出魚白一角,隨著周圍朝霞擴大一輪紅紅的朝日跳動著露出一個邊,慢慢地一點點從地平線冉冉升起。
  古城西安官道旁的悅來客棧挨著馬棚旁的柴房里,那熟睡中的姐弟二人慢慢地有了動靜,姐姐猛然間被噩夢驚醒,那雙眼先是迷茫在看到娘親那慘白的面容,心里哀痛淚水順著皎潔面龐滑落。姐姐神思恍惚一會后,立刻清醒過來。
  小小的身子起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粗布衣裳,撿掉了身上沾著的麥秸,弟弟也被姐姐起身的動作驚醒,看著姐姐那明亮的雙眸中不像是四五歲大的孩子的模樣。姐姐娘親走了,我以后一定聽姐姐的話,小男孩像個小大人般的話語,使姐姐玉兒心中疼愛不已,羽兒你在這看著娘親,姐姐去燒些熱水給娘親擦拭下容貌,在找人安葬娘親。
  羽兒懂事的點點頭,姐姐去吧!我在這守著娘。玉兒摸了摸弟弟的額頭,轉身出了柴房。
  整個悅來客棧還在沉靜中,就連平時早起的馬倌都沒起身照料住客馬匹騾驢,玉兒在院中已是很熟悉了,她朝著西屋廚房而去,不一會的功夫,廚房里爐灶被點燃鍋里添了熱水,時間不大玉兒端著木盆腳步闌珊朝著柴房而去。
  天色慢慢放亮客棧里慢慢有了動靜,姐弟倆已經用熱水給死去的娘親凈了面擦拭了手腳,整理了衣物并用布單包裹了娘親的遺體。
  姐弟倆默默無言的做完這一切之后,雙雙跪倒在娘親的遺體前叩頭三次,守在娘親的遺體旁默默流淚。
  玉兒,玉兒院子里傳來悅來客棧老掌柜的聲音,你娘身體好些了嗎?隨著話語聲落下,那老掌柜推開柴房的門,隨著咯吱的聲響中,柴房屋門打開后,眼前的景象驚了老掌柜,這……
  老掌柜滿臉吃驚的模樣,哎!接著老掌柜深深嘆了口氣,亂世人命賤啊!玉兒趕緊起身對著老掌柜福了福身,語氣悲傷的開口道:“老掌柜的,我娘親昨晚過世了如今只剩下我和弟弟,還請老掌柜的給幫幫忙,幫我和弟弟安葬了娘親,我和弟弟做牛做馬感激不盡。”
  玉兒說完拉著弟弟一起跪在了老掌柜面前,那老掌柜伸手拉姐弟起身,玉兒在地上給老掌柜的磕著頭,就是不肯起身。
  老掌柜長嘆口氣沉默了一會,開口對著玉兒答應道,我找伙計來幫忙收拾一下,可這棺材及喪葬費用我這老頭兒也出不起啊!
  玉兒回頭看了看娘親的遺體,又看了一眼弟弟,最后一咬牙讓弟弟羽兒守著娘親的遺體。拉著老掌柜的衣角出了柴房到了院里后,低聲對著老掌柜細語,那老掌柜五十多歲模樣,也是一身粗布衣褂頭發胡子花白面容和藹,他聽了玉兒話后吃驚的長大了嘴巴……
  玉兒你這妮子你可知道如果賣身葬母后,那就在沒有自由身啊!你小小年紀可知輕重啊?那玉兒又蹲下福了福身,開口語氣堅定的回答著老掌柜,我決心以定,望老掌柜的幫忙成全玉兒孝心。
  老掌柜的看著眼神決然的玉兒,無奈的點了點頭,在次嘆口氣那小老兒這就去聯系那人牙子,說完嘆氣搖頭,朝客棧外走去。
  姐姐白玉娥瞞著弟弟通過悅來客棧的老掌柜的找來了人牙子,姐姐玉兒在賣身契上簽了字畫了壓,接過人牙子遞過來的五兩散碎銀子,取出三兩遞給老掌柜的幫忙在棺材鋪給娘親訂了一口薄棺,安排人手在西安城外的亂葬崗安葬娘親。
  所有一切姐姐都沒有告訴過弟弟白羽,只是在晚上弟弟守著娘親遺體時實在忍不住睡熟以后,玉兒把弟弟隨身的衣服脫下,和自己的荷包縫在一起,里面裝著剩下的二兩散碎銀子,牢牢實實的縫在弟弟貼身衣服內。
  這天是娘親出殯的日子,老掌柜找了幫忙出殯的人手,抬著那口薄棺隨著雇來的嗩吶鑼聲抬棺前往那亂葬崗。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