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煉任務,剿滅盜匪(4k)


小說:我成了BOSS祖師爺   作者:歌竟東方白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3769/ 為您提供我成了BOSS祖師爺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門派試練,當然需要慎重,既然周師兄相邀,晚清樂意之至。”李晚清沒有多加猶豫,稍稍思索了之后,就開口應下了聯手之事。
  “顧師兄,你的意思?”
  周笑得到了李晚清的答復之后,又看向了沉默不言的顧揚。
  顧揚望了他一眼,最后還是吐出了一個字。
  “好。”
  他又不是什么傻子,固然性子孤僻,不喜歡交際,卻也不會主動把別人的好意往外推。
  這一次試煉,不但有著生死危險,而且事關后來的修行,如果被大師姐等人認定為“不堪造就”,那后續的種種資源分配之中,必然就占不到優勢。
  想要擊敗“祂”,必然要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
  顧揚心中暗道,目光愈發堅定。
  “既然如此,那我們等試煉內容下來,再行商議。”
  周笑點了點頭,而王福成已經是笑容滿面,連連給顧揚和李晚清沏茶,嘴里說這些親熱的體己話。
  他在修行上并不算太上心,雖然資質能排在這一批內門弟子前五、前六左右的層次,但在修煉水準上,只是排在這一批弟子的中游。
  “按照御門長老傳授的真言,這個時候就要……”
  王福成心里暗暗得意。
  “抱大腿!”
  ………………
  旬日轉瞬即過,一眾內門弟子早已得到消息,聚齊在了溫室殿前的一個廣場之上。
  人員很自然的分成兩批,一批是顧揚、李晚清、周笑、王福成四人,另一批,則大多聚在趙子禹的身旁。
  趙子禹作為阜陽趙家這一代的嫡系子弟,在拜進了大赤天、入了內門之后,很是得到了家族內的種種支持。
  雖然阜陽趙家身為趙氏皇族旁支,同時也因為趙氏與神霄道同氣連枝的關系,和神霄道關系較為密切,但他自身也是一個能在神州排到第二流的勢力,有自己的一些籌劃、打算。
  大赤天,太清道德天尊他老人家的傳承,比起趙氏皇族、神霄道,在背景上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道門在上古最強盛時有過許多糾紛、爭斗,但到了如今這個時代,時間可以改變一切,道門幾個分支之前早就沒有了幾萬年乃至幾十萬年的舊怨,神霄道對于阜陽趙家親近大赤天的表現,縱使不支持,也不可能會反對。
  而趙氏皇族,對于這個位于南宋境內的新晉大勢力,也需要一些人去接近,面對這一旁支的舉動,也算得上是默認。
  阜陽趙家給趙子禹的資源,一方面是督促他修行,修行之道,自身才是重中之重,而另一方面,也是讓他在門派內進行交際,保不齊這些內門弟子之中,未來就會在大赤天中占據一定的實權。
  這些內門弟子,基本都是不超過十五六歲的少年人,很快其中大部分人就隱隱有了以趙子禹為首的意思,即便是顧揚、周笑、李晚清三人,雖然不像其他人那樣以之為首,關系上來講,也是不算差的。
  也就只有王福成,不知什么原因,成天在周笑耳邊逼逼叨叨,左看右看趙子禹就是不順眼。
  此時廣場上的眾人對視一眼,都沒有多話,安靜地等待著帶隊長老的到來。
  不多時,一道劍光閃過,一尊頭發發白、身后負劍的中年修者落到了他們的身前。
  “韓長老!”眾弟子齊聲問好。
  來人正是曾經的大宗師,如今的內門長老,紫府大修士,韓河。
  韓河看著一眾弟子,點了點頭,表情較為鄭重。
  他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達到了進無可進的地步,換算到修行正道,就是紫府巔峰的程度,當然,因為受到眼界、修行之法等等的限制,實力最多相當于紫府中游的水準。
  而等到加入了大赤天,修行了正統法門之后,他與其余幾人的進境飛快,不但迅速彌補完了自身的缺陷,還借之更近一步,有了一些突破,摸到了陸地神仙境界的一點邊,對“道”與“理”的感悟達到了多重道之意境的層次,距離統合為一,化作道之域境,也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思路。
  其中,他有幸得到天主恩賞,修習了一式大赤天劍,實力更是大進,已經是沒有疑問的四人之首了。
  而這一次,他受命帶領這些年輕弟子去進行試煉,雖然說之前他已經得到了全部的消息,也知道這一次試煉只要有運氣不好的情況,肯定會出現人員死傷,天主不會怪罪,但還是收緊了心神。
  更何況,弟子們只負責完成試煉目標,其余的事宜,還是需要他去收尾的。
  “看來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那我們這就出發。”韓河掃了一遍眾人。
  “我們的目的地,是梁州北汶郡黑芒山脈,黑芒山脈之中,有一伙盜匪,為患多時,旁邊幾座城池深受其苦,又因為這伙盜匪背后有些勢力交雜,所以幾年來一直沒有被鏟除,這一次,便由我大赤天負責動手。”
  “你們的任務,有兩個,第一個,是每一個人都需要斬殺三個黑芒山盜匪,第二個,則是誅殺黑芒山盜匪的頭目,神海后期修士‘萬路’,第一個任務完成,獎勵清心丹十瓶,神海期法器一件,第二個任務完成,按照功勛分配,最高可獎勵靈丹一粒、丹元期法寶等。”
  眾位弟子屏住呼吸,韓長老的話語中可以輕易的聽出,第二個任務不是單人就可以完成的。
  而一位神海后期的修士,對于這些最高只是引氣期的年輕人而言,直接跨越了一個大境界。
  這試煉,果然不簡單!
  “試煉歸試煉,爾等切記,自家性命第一,試煉失敗不過是降低一些宗門對你們的評價,日后還有挽回的機會,可若是身死,那便一切成空!”
  韓河最后看了看他們,叮囑了一句,旋即帶著這些弟子向著山門處行去。
  “虛鯤長老!”
  “虛鯤長老!”
  在山門附近,鯊雕正舒展著雙翅,懶洋洋的曬著清晨的太陽。
  身為天主坐下的第一神獸,大赤天御門長老,鯊雕在這段時間的修行之中,不斷的挖掘著血脈中的力量,再加上小金庫里的不少寶貝,修為進展也不慢,離紫府并不遠了。
  至于為什么叫“虛鯤長老”,乃是鯊雕認為這“御門”的稱呼,容易讓人聯想到“看門的”,降低自身逼格,于是通過“暗示”等等,改掉了這個稱呼。
  而“虛鯤”這個名頭,也是他自己取的。
  鯤鵬天上地下、古往今來,唯有妖師一尊,其余人不過是血脈后裔罷了,而鯊雕以此為豪,不敢有絲毫僭越,所以根據自身所繼承的虛空神通,于鯤鵬二字中與自己原身大白鯊相近的“鯤”字合做虛鯤作為稱謂。
  “喲?韓長老,這是帶這些小家伙去試煉了?”面對年輕的內門弟子們,鯊雕一直是擺著老氣橫秋的樣子。
  “嗯,煩請虛鯤長老幫忙開啟傳送之陣了。”韓河笑道。
  聞言,鯊雕雙翅微微一震,身形忽得出現在了十余丈外,一道道光澤亮起。
  “韓長老莫急,馬上就好。”
  將陣法啟動之后,鯊雕老氣的邁著步子,重新走了回來,站到了眾弟子之前。
  “此次試煉,乃天主親自關注之事,爾等務必好好表現!”
  他聲音低沉,向著眾弟子喝到。
  “是!”
  “是!”
  看上去,鯊雕在這些年輕弟子中積威頗重,他一變臉色,眾多弟子立刻低下頭,齊聲稱是。
  “好了,都進去吧。”
  鯊雕旋即又轉向了韓河,笑容滿面“韓長老,一路順風!”
  看著鯊雕千人千面的模樣,韓河內心微微一抽,馬上回過勁來,同樣笑著對鯊雕開口“承虛鯤長老吉言了。”
  鯊雕是天主坐下神獸,親近程度不比幾位嫡傳弟子差太多,既然鯊雕對他客氣,他完全沒有擺臉色的道理。
  兩人道過了別之后,韓河就帶著這二十來位引氣期的內門弟子,跨入了傳送陣。
  ………………
  一陣光芒閃過之后,韓河和眾內門弟子,就出現在了青城山的傳送處。
  “是韓長老啊。”
  負責青城山傳送陣管理的是一位外門長老,原先是一位閑散的宗師,實力比較強勁,如今也是丹元期圓滿的層次。
  “嗯,帶著這些小家伙去試煉。”
  隨口閑聊了兩句之后,韓河就把袖袍一揚,一艘舟船類的法寶從袖中飛出,迎風而漲,不一會兒,就擴大到了三十余丈。
  “都上來!”
  韓河輕輕一喝,將眾多弟子卷起,一起落到了舟船法寶之上。
  這舟船法寶,也是一件丹元期物事,價值并不算高,乃是韓河花費了一些門派貢獻兌換材料,自行在天工殿中煉制的,品質也只能說中規中矩,不過用來代步,倒也是勉強夠用了。
  等到眾位弟子站定,他心念一動,舟船法寶便開始調轉方向,劃破半空,向著北汶郡的方向疾馳而去,速度頃刻之見就突破了音障,發出一聲聲劇烈的爆響聲,惹得青城山上諸多外門弟子發出艷羨、向往的注目。
  北汶郡,離青城山所在,并不算遙遠,僅僅只是一郡之隔,韓河竭力催動舟船,清晨出發,到了午時,已經接近了黑芒山脈所在。
  黑芒山脈,整體呈現一種灰褐色,是這里的石質表現的色彩,黑芒山脈得名,與這種顏色,也有些許關系。
  “此地便是黑芒山,黑芒盜匪約有八百之眾,其中不乏修行了些粗淺法門的好手,更有十二位頭領,都是引氣大成的修為,再加上大頭目‘萬路’,就算是一城中的大勢力,也不會輕易與其相爭。”
  “此類皆是亡命之徒,對于爾等而言,一不留神,恐怕就要丟掉性命,切記,一切小心!”
  韓河最后叮囑了他們一句,旋即將手一拍,舟船之上,一道弧光流轉而出,化作階梯鏈接在了舟船法寶和黑芒山的一處山頭之上,一個個內門弟子深吸一口氣,緊了緊兵刃,沿著階梯奔了下去。
  “這些小家伙……”
  看著這些年輕甚至可以說是幼稚的弟子略顯得笨拙的模樣,韓河微微搖了搖頭。
  這些弟子,雖然在宗門之內都經過了許多訓練,而且都有修為在身,即便是其中較弱的那一些,由于修行的是《道經》、且身上的兵刃、道衣都是法器的緣故,都不會比十二個統領差,但畢竟是沒有見過血的雛兒,真要斗起來,可不好說。
  韓河來這里,得到宗主和葉清霖的囑咐,其中一個重要任務,就是盡量確保這些弟子的生命安全,不過刀劍無眼,真斗起來,就算他是紫府修士,也未必就一定能夠來得及救。
  救得早了,起不到試煉的效果,救得晚了,又難免出現死傷之事,中間的度,需要他自己把握。
  雖然按照天主的說法,這次試煉,出現死傷難免,不過韓河肯定是要盡量保證這種情況不發生的。
  更何況……
  “除此之外,還有第二個重要任務……”
  韓河抬起頭,看向了另一個方向。
  ………………
  “來,干!”
  “王老弟,你們這次出去,收獲看上去不少啊!”
  “他娘的!這富家小姐,就是不一樣,那滋味……”
  黑芒山脈中,除卻八百精銳盜匪,還有數倍于此的廚子、下人等等,聚集起來,也顯得有幾分喧鬧。
  此時正值正午,一張張大圓桌被擺在空地上,盜匪們圍坐著,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好不快活!
  黑芒山盜匪身為附近一霸,有著神海后期的大當家在,這樣瀟灑的日子,已經過了好幾年!
  “李三,那是個什么東西?”
  一個盜匪赤著臂膀,已經喝醉了六七分,朦朦朧朧的雙眼望向一個遠處,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
  坐在他旁邊的盜匪正倒著酒,聽到這話,抬起頭來,看向那個方向。
  只見得,在那里,一道匹練垂落而下,而在匹練之上,約莫二十來個人手執兵刃,正迅速的沖了下來!
  這個盜匪眼睛一縮,張口發出尖利的叫聲。
  “敵襲!”
  書客居閱讀網址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