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門人試煉(4k字)


小說:我成了BOSS祖師爺   作者:歌竟東方白   類別:東方玄幻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13769/ 為您提供我成了BOSS祖師爺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不多時,天空之中白霧彌漫、隱有電光閃爍,眾多新來的內門弟子再一轉眼,葉清霖就已經出現在了講臺之上。
  “大師姐好!”
  看到葉清霖出現,內門弟子們紛紛立起,向她行禮。
  “嗯,都坐下吧。”
  葉清霖略帶親切的笑了一笑,回應了他們的問候。
  這是內門的第一次講課,為了不出什么紕漏,所以葉清霖親自來主持,之后的種種教學,都已經安排了相應的長老、管事等負責。
  “今日,宣講的內容是,《道經》引氣卷。”
  葉清霖看到眾人坐好,語氣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引氣,乃是修行第一道關卡,人自母胎落入塵世之后,便受紅塵浸染,不復先天之況,與修行近道背道而馳,故而我等修煉之人,第一步就是要引外界靈氣入體,煉氣煉體,還后天為先天,奠定修行的基礎。”
  一句句早已準備好的修行常識,從葉清霖口中娓娓道來。
  內門弟子之中,有好幾個出身自一些修行家族的子弟,當然,都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家族出身,出身趙家旁支的趙子禹已經是其中來歷最高的了。再往上高的,就是一流勢力和頂尖勢力,這些家族門派,不缺乏修行的法門和資源,且天生就打上了烙印,就算拜入其他門派,也只是作為一個紐帶,無法被真正視為門派的一員。
  這些人,對于修行的常識,都是了解的很多的,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下,面對天主坐下、名列于人杰榜上的大師姐葉清霖,一個個都聽得無比認真,生怕遺漏了什么要領。
  “《道經》,乃我宗至高秘典,傳自三清道祖之右,太清道德天尊!”
  葉清霖將一些修行嘗試說完,轉而開始肅穆地真正的講解今天的主要內容。
  這一句話出來,頓時許多內門弟子呼吸的頻率都開始出現變化,明顯緊張了起來。
  三清道祖,在道門之中至高無上,更有開天辟地之德、造化萬物之功,能夠修行他們的傳承,對于這些少年少女們而言,無異于自現實邁入了神話傳說之中!
  他們一個個,對《道經》的內容都開始充滿期待。
  “引氣一卷,內門弟子人人皆可修習,而再往上,便有道道關卡,非大悟性、大毅力亦或是為宗門立下大功勛者,不可參悟。”
  看著一眾內門弟子的表現,葉清霖的下一句話,就往他們的頭上潑了一盆冷水。
  “當然,門中經典無數,種種法門應有盡有,不乏可以修煉到地仙、天仙甚至更高層次的功法,只是比起傳承自道德天尊的《道經》來,差距想必你們心中也能清楚。”
  這一點,也非是姜晨或者說大赤天特地設立關卡篩選、培養積極性,有些弟子,確實是天資一般,而《道經》立意太過高深,雖說包羅萬象,無有不適合,可人悟性有高低,有些人壓根就沒這本事從中悟出最適合自身的法門,不過是白白蹉跎時光。
  一個門派,既需要高層的大修士,也需要充實中層的管事、長老等等,早早的讓一些注定沒有機會修煉到更高層次的弟子斷了念想,注重于眼前的實際,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當然,如果哪個資質一般的弟子,立下了大功勞,那么姜晨也不會吝嗇于花費大代價,改善他的資質,用種種寶物輔助他的修行,可這樣的情況畢竟不可能用作常態化。
  聽到葉清霖的話語,這些內門弟子神色各異。
  顧揚坐得筆直,雙目銳厲,絲毫沒有被這句話所影響,其余的李晚清、周笑兩個“重點”弟子,也都只是神色一正,沒有表露出一絲擔憂。
  葉清霖看在眼里,微微點頭。
  這三個弟子,看上去,都是可堪造就的。
  修行路上,若是連自身都不相信,面對一點虛幻的困難就開始想這想那、憂心忡忡,那不管如何,都難以有什么大成就。
  “道經……哼,區區難關,又算得了什么!那三個,資質也不過是高了我一小級罷了,我來大赤天,就是為了修行道德天尊之法……”
  趙子禹神色稍稍一動,看了一眼不遠處坐得猶如雕像般的顧揚,鼻子里輕輕哼了一聲。
  不過,內門弟子之中,也并不全然都如同他們這些人一般充滿信心,也有些人,雖然仍然對《道經》之法充滿期待,但也開始考慮起修行不成之后,有哪些路可以走。
  內門弟子達到丹元期不算難,而只要修行到丹元期,按照一般頂尖勢力的慣例,在內門可以做管事,管理一些事務,而到外門更是能夠擔任長老之職,若是外放到其余州府,除卻江東、直隸等地之外,更是有可能做上一郡的實際主事人。
  更何況,修行不成《道經》,又不代表道途已斷,之前大師姐不是也說了,門中還有許多直通成仙的法門,可以供他們修行?
  眾弟子的神態變化,都被葉清霖收在眼底,不過人各有志,她也不強求每一個人都能一路向道而行。
  “好了,我們現在開始……”
  稍稍過了少許時間之后,葉清霖就開始講解起《道經》引氣卷中的種種奧妙,以她“道之意境”的境界,加以雷部神主“應”逐漸覺醒的部分修行記憶,給這些還沒入修行之門的弟子講課簡直是信手拈來,一時間,讓諸多內門弟子聽得如癡如醉。
  ………………
  大赤天正式成立之后,整個神州,陷入了一個短暫的平靜期,沒有什么大事情發生,姜晨也樂得在道德殿中鞏固修為,培養弟子門人。
  修行不知歲月,大赤天中,天柱山巔,離大赤天開山,內門弟子入門,轉瞬已是過去了八個月時光,又是一年春去秋來。
  這八個月時間,對于開始正式修行的諸多弟子門人來說,并不算短,這姜晨自身的修行除了鞏固了一些,各式道法有所精進之外,倒沒有什么變化,而手下的弟子門人們,卻是有了一個大跨越。
  林凡本來已是引氣大成,以他不滅金身的體質,要不是為了打牢基礎,同時被小千世界中的一些事情耽擱了修行,早早就能一路突破,此時安定下來,有著溫室殿甲等舍中種種的修行條件輔助,修行一日千里,于開派后的次月就成功開辟了神海,到了這第八個月,神海修為已是鞏固,開始嘗試著琢磨如何讓心神體圓滿如一,踏入丹元境界。
  林秋有著自己的道路,姜晨沒有多加干涉,修行速度也沒有絲毫減慢,更是在藏經殿中博覽群書,假以時日,《吞天神功》必將能成為讓世間震動的功法。
  而慕容鈺,如今的太清劍體,時時感悟大赤天劍意,不但已經邁入了丹元境界,更是在“道”與“理”上有了一定的造詣,此時的修為,怕是已經高過了她那位修行了近百年的祖父,而論起實際斗戰之能,更是遠遠勝過。
  至于孫武,天生圣靈生而知之,修行只會是一路順風順水,雖然他是五個弟子中在修行上最不用心的一個,但提升速度也并不比慕容鈺慢上多少,兩人曾經比斗過幾次,勝負也在五五之間。
  倘若按照人杰榜的劃分,葉清霖已經足以排在人杰榜前五,孫武、慕容鈺兩人,也都是人杰榜前十的水平,林凡、林秋也都有上榜的實力,而這五個人中,年紀最大的一個,也還沒有超過二十歲。
  在一年多后的金枝玉露宴上,五位弟子必將讓世人瞠目結舌。
  而那第一批的二十余位內門弟子,進境也很可觀。
  這一批人中,已有五人達到了引氣大成的層次,其他人也都在了引氣后期的水準。
  這一水平,放到正常的頂尖宗門里,內門弟子一般也是要花上兩三年的時間的,可大赤天中靈氣實在太過濃郁,強過外界太多,縱使是別的宗門的相應布置也遠比不上,大大的縮減了這一時間。
  這就是頂尖勢力和其他普通勢力之間的差距,弟子之間在起跑線上的時候,就已經錯開了腳步。
  “按照這樣算來,這些弟子,也足以應對之后的金枝玉露宴了。”姜晨身為世界之主,天柱山上的一切種種都在他的感應之中。
  金枝玉露宴是中原正道的一場盛事,也是各方勢力擴大影響力的一個舞臺,為了完成主線任務,大赤天肯定是不會錯過。
  在這場盛會之上,各個等階的年輕弟子都會有比拼,在高點的層次,姜晨對自己的幾個弟子充滿了信心,而較低的層次,這些內門弟子也夠用了,畢竟主要還是看姜晨的幾個嫡傳。
  雖然說大赤天在這一年的七月份,又收了一批弟子,但這一批弟子的資質只能說是差強人意,連周笑、李晚清這樣水平的都沒有,更何況修行時間上還差了一截,顯然是不太堪用的。
  “對于天庭和道德天尊傳承的消息……”
  姜晨回首,望了一眼那有著一道微不可見縫隙的石門。
  “道德天尊傳承沒有絲毫音信可言,和我所料的沒有什么差別,倒是天庭,找到了一些可能存在的線索……”
  姜晨喃喃自語。
  道德天尊雖然不顯,但仍存在世間,而天庭則不同,雖然天庭為上古最大的勢力,可畢竟已經在上古末年破滅,而且由于其體量龐大,殘存下的遺跡、線索等等也是為數不少。
  雖然說,依靠著這樣的一個思路去尋找其余的九字真印,無異于大海撈針。
  可這等事物,背后必然因果糾纏,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出現在他的手上,大自在天子那一句“你來了”,更是讓姜晨愈發肯定了自己的內心猜測。
  既然未知之人送了一枚前字真印給他,讓道德殿后的石門開了一道縫隙,那么沒有理由到此為止,只要他有心去探尋,線索必然會在命運或者“天意”的指引之下出現。
  而這一位大概率與“系統”背后的那位或者那幾位大人物并不站在同一邊,不然沒有必要大費周章,直接當做獎勵發出來就好了。
  “有一處剛好在梁州境內……不過,這批人來歷隱秘,輕舉妄動容易打草驚蛇,得想個辦法掩飾……”
  “嗯,這批內門弟子的試煉,剛剛要安排,不如就這樣……”
  姜晨心念一動,已經有了打算。
  …………
  溫室殿內,王福成和周笑兩人與李晚清、顧陽二人聚在一個院子里。
  “今天找李師妹和顧師兄來,是想跟兩位討論討論試煉的事情。”周笑給幾人沏上了茶水。
  周笑三人都是四等的資質,互相之間更容易熟絡,李晚清和周笑王福成的關系不錯,而顧揚雖然性子孤僻,和幾人的交情算不上太好,不過比起他跟別人來,和周笑等至少能夠說上幾句話,這次也被一并邀請了過來。
  “試煉之事,之前大師姐宣布是在旬日以后開始,這一次試煉,關系到宗門對我們的考核判斷,不能輕視。”李晚清微微蹙著眉頭。
  “按照大師姐話中的意思,這次試煉,恐怕有弟子身死也說不定。”
  生死之事,對于這些少年人而言,在之前還是很遙遠的事情,可此時卻擺在了他們的面前。
  “溫室殿里養不出真正的修者,既然跨上了這條路,自然要做好面對艱難險阻的準備。”顧揚的聲音仍然顯得生硬,不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其余幾人也知道他本性如此,沒有多加在意。
  周笑見此,開口笑著緩和氣氛:“也不必太過擔心,大師姐也說了,只要謹小慎微,保住性命輕而易舉,只是這樣一來,考核的成績就會很低,說不定就無法得賜《道經》的后續法門。”
  話雖然是這樣說著,不過幾人之間略顯沉重的氛圍卻沒有減輕。
  幾人既然坐到了這里,除了王福成還有點小富即安的心理外,其余幾人肯定都是沖著通過考核去的。
  “李師妹,顧師兄。”
  周笑斟酌了一下。切入正題。
  “這試煉不容有一絲輕視,不若我等聯手如何?”
  書客居閱讀網址:
vr时时彩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