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妖精


小說:玩家兇猛   作者:黑燈夏火   類別:進化變異   加入書簽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更新慢了/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 永恒劍主 | 星光燦爛 | 巨星夫妻 | 弒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堅 | 步步驚唐 | 絕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異度
筆趣閣 //www.qqfjez.live/book/108204/ 為您提供玩家兇猛全文閱讀!注冊本站用戶,獲取免費書架,追書更方便!
  糖果屋冒險記》的故事內容非常簡單,漢斯與格蕾特是一個貧困伐木工家庭的兒女,
  伐木工娶了第二任妻子之后,那位后媽以“家庭貧困”為理由,蠱惑丈夫將兒女拋棄在森林中,任由兩個孩子餓死。
  兩個被拋棄在森林里的孩子一開始利用石子作為標記回到了家,但第二次,作為標記的面包屑被鳥吃掉了,他們被困在林中,誤入女巫的糖果屋,
  經歷一番斗智斗勇之后,他們消滅了女巫,回到了家,正好此時后媽也因病死亡,一家人幸福甜蜜地團聚在了一起。
  其實原版的童話故事內核頗為陰暗殘忍,一些情節也細思恐極,不過在這個魔改過的童話世界里,糖果屋冒險記》已經被篡改得面目全非。
  “你的兒子女兒被他們拐走了?”
  李昂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我在銻安鎮建造工廠期間,把家也搬到了這里。是座別墅,就在小鎮東邊的那片高地上。”
  卡彭特·霍恩堡緊咬著牙,手指攥成拳頭,說道:“為了防止他們的侵擾,我專門雇傭了一批安保人員,守衛住宅。
  沒想到,昨天傍晚,這些人趁著我夫人帶著孩子們到別墅后方草坪野餐的時候,從林地中潛行過來,拐走了我的兩個孩子。
  我連夜組建了隊伍,帶人前來追趕,終于在這片營地堵住了他們。”
  李昂一挑眉梢,“就這么點人?沒叫官方支援?搜了一整天才找到?”
  “叫了支援。”
  造紙廠老板有些無奈地說道:“不過這群人似乎有著某種詭異的特殊能力,可以在森林里面隱藏隱匿,就算人群在森林中徑直走過也發現不了他們。
  現在其他的搜救隊伍,估計還在這片廣茂深山的其他地方。”
  他并沒有把后半句話補完,事實上森林之子的首領就是一名在籍的年老女巫,是位實力尚可的天生施法者,
  而且那女巫似乎來源于一個傳承已久的秘密組織,其部分成員都已經位高權重,在各地身兼要職——這估計也是森林之子這么多年來一直蹦跶就是死不掉的原因。
  不過...現在站在這里的森林之子,很多都是從銻安鎮本地被誘騙走的青少年,
  并不是全部成員,
  更多的森林之子,那位女巫,以及卡彭特·霍恩堡被拐走的一對兒女,現在都還沒有露面。
  李昂點了點頭,轉頭看向那位森林之子成員,“那么,這位先生的兒子女兒現在在哪?”
  “...”
  那個女孩沉默了一下,剛才她站出來爭辯的時候有多自豪,現在她就有多想要裝聾作啞,“這個,這個我不太清楚,
  呃,也許你么你可以站在這里等一下,
  我們森林之子絕對不是那種喪心病狂的惡徒,我相信雙方能夠通過文明和諧的方式,溝通談判,消除分歧,達成共識...”
  這個女孩結結巴巴的敘述還沒講完,森林深處就傳來了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尊敬的霍恩堡先生,請不要緊張,漢斯和格蕾特都很安全。”
  造紙廠老板瞬間雙目圓睜,瞪向森林。
  這個聲音...是森林之子的首領,那個瘋瘋癲癲的老女巫!
  老多蘿西!
  只見密林之中,緩緩走出了一位年老衰敗的老婦人,她穿著厚重的、由苔蘚編織而成的大衣,頭上頂著彩色花朵編制而成的花環,
  右側腋下夾著一把泛白的棕色木杖,兩側肩膀上,立著許多只叫不出名字的鳥類——
  其中有一只鷹隼似乎患有嚴重的睡眠不足癥,就差在頭上標注“這是一只快要被熬死的鷹”的字樣。
  這么傳統、多元化的造型打扮,確實很有森林女巫的氣質,不過最令人關注的,還是一左一右牽著她的手緩步前進的兩個孩童。
  那兩個孩子都穿著和森林之子一樣的服裝,在外表上看,和卡彭特·霍恩堡確實有幾分相像。
  看到孩童的一瞬間,卡彭特就驚喜萬分地喊了起來,“漢斯!格蕾特!太好了!”
  這兩個孩子在外表上看,和卡彭特·霍恩堡確實有幾分相像,
  只是他們身上穿著和森林之子一樣的服裝,板著臉,表情壓抑且沉寂,不像是孩子,反倒像是苦大仇深的死刑犯人,或者哲學家。
  看到兒女臉上涂滿油彩,而且精神狀態明顯不對,
  卡彭特·霍恩堡怒不可遏地朝著那個女巫咆哮道,“放開他們的手,你這個該死的巫婆!你拐走了我的孩子,對他們做了什么?!”
  他下意識地就朝著前方沖了過去,不用李昂阻攔,周圍的伐木工人們就牢牢拽住了他,
  “我什么也沒做。”
  那名年老女巫鎮定地說道:“我沒有施咒改變你孩子的想法,也沒有給他們灌下迷魂湯,他們是自愿加入森林之子的,
  準確的說,我也沒有拐走他們,昨天下午,是你的夫人看管孩子不利,放任他們自己進去別墅后方的灌木林中,
  如果不是我恰好從那里經過,現在他們應該已經被兇暴獰貓吃掉了。
  我救下這兩個孩子的時候,他們已經受了重傷,不得已之下我才將他們帶到營地進行治療,
  結果還沒等我將孩子送還或是做出解釋,你們就已經組建起聲勢浩大的搜救隊,
  對我們森林之子喊打喊殺。
  要我說,這一切都是一場誤會...”
  卡彭特·霍恩堡并沒有聽清楚對方在說些什么,他稍微蹲下去了一點,朝前方張開雙手:“看在女王陛下的份上,我的孩子們你們還活著,太好了,快到爸爸這兒來!”
  然而,那兩個孩童似乎并不買賬,非但沒有甩開森林女巫的手掌直奔父親而去,反而怒目斥責道:“請別這么叫我們,你這冷血無情的森林屠夫!
  我們羞于使用霍恩堡這個血緣傳承制造紙公司的姓氏,決定使用新名字來紀念我們的新生!以此來和過去漫長的八年生命劃清界限。”
  小男孩眉頭緊皺,嚴肅認真地說道:“你可以叫我森之妖精·比利。”
  小女孩接過話頭,“你可以叫我森之精靈·VAN。”
  接著,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道:“我們將為森林而戰,至死方休!”
vr时时彩漏洞